Laisy

世界的终结 第八章

第八章

“Martina怎么办?她看到了Root使用邪能,也看到了你们。你们不会杀了她吧?那我得谢谢你们了。”Shaw边都弄Bear边问。

Finch瞪了Shaw一眼,“当然没有,她正在旁边的房间。我们只是对她做了一些必要的……手段。”

Shaw走进Martina的房间,她正坐在床边看着窗外,脖子上还留着Root掐出来的淤青。

“看起来我们都被Samantha摆了一道。”Martina露出了惯常高傲的笑容,只不过笑容中露出了一点挫败的意味。“最后证明我是对的,Samantha是故意被抓的。我早就知道她的伪装法术不可能轻易被识破,毕竟这个是我教她的。”Martina骄傲地昂起了头。

“但是最终她还是逃走了。”Martina的脸色晦暗下来,“真言锁链也奈何不了她,不愧是Samantha Groves。我还是不明白她的魔法力量怎么恢复的,也许是银月城劫狱时做了什么手脚。” 

Shaw明白了,Finch把Martina关于邪能的记忆更改了,魔法真是个方便又可怕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救了我,Shaw队长。”Martina朝Shaw点头致意。

Shaw并没有救Martina,不过让她误会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当Samantha掐着我的脖子时,我听见了你叫她‘Root’,对吗?”

Finch为什么不把这段记忆抹掉,Shaw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你听错了。”

“不,我没有。我清楚地听见你叫她Root,然后她就放开了我。”Martina直视着Shaw的眼睛,“以前Samantha Groves做些奇怪的研究,上不了台面的那种时,会用Root这个名字;在她离开肯瑞托后就彻底抛弃了旧名。但是,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叫过她Root。你以前就认识她,对吗?”

Shaw清咳了两声,“是的,我和她以前见过。”

Martina笃定地说:“你们睡过。”

Shaw迎上Martina挑衅的眼神:“是的,怎么,你认为我是她逃跑的内应?”

Martina笑了起来:“不,你来之前Samantha已经挣脱锁链了,我并不认为你是个叛徒。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

Martina眼神恍惚,看着Shaw,却仿佛正看别人。

“你在说什么?哪个人?”

Martina没有回答Shaw的疑问,她摸了摸Shaw扎起的马尾,用手指划过她坚毅的面颊。Shaw拍开了她的手,恶狠狠地说:“如果你想打架的话,我可以奉陪。”

“不需要这么粗鲁。”Martina后退几步,远离正在气头上的Shaw,“我知道一些Samantha的事,你想听听吗?”

“为什么我要听你讲这个。”

“因为Samantha Groves打败了Sameen Shaw?”

Shaw无奈地摇摇头:“耍阴招可算不上胜利。”

“但对Samantha来说重要的是结果,过程她可一点也不在意。这是作为法师的必要特质,这一点Samantha非常优秀。”

所以就染指邪能了吗?还要把萨格拉斯搞过来?对我施放昏迷术?Shaw愤愤地想。

“说到优秀,即便是在有种族优势的血精灵中,Samantha的相貌也是非常出众的。你也被她那温柔的、湿漉漉的眼睛和令人心碎的笑容欺骗了吧?”

Martina看着Shaw,Shaw不置可否。

“她有一种讨人喜欢的特质,只要她愿意,可以将任何人收服在她的法袍之下。但实际上她从没有向谁敞开心扉。但那可是精灵啊,我们甚至不清楚她到底活了多少岁,又怎么能谈了解她的内心呢。

你知道在肯瑞托,精灵法师就像是矮人的酒,就算你见不到人,也能闻到他们飘散在空气中的高傲。普通法师只能看到他们法袍的侧面衣角,因为他们不会正眼看你,只有少数真正的魔法天才能赢得他们的尊重。当有一天,这群精灵法师中最为耀眼的那一位走进你的房间,向你讨教法术,你能不欣喜若狂吗?我的家族有着当间谍的悠久历史,对伪装术颇有心得。Samantha微笑着向我询问伪装术的知识,我想都没想就倾囊相授。这本来是雕虫小技,她很快就学会了。

那个下午,我们不停地伪装成不同种族,矮人、牛头人、兽人,像朋友一样互相取笑对方的装扮,Samantha笑得像个天使。忽然她问我,能不能伪装成别的人类。我说,当然可以,你想让我伪装成谁?她开始向我形容。深棕色的长发扎起来,额头两边有些细碎的短发;浓黑的弯眉,眉梢像刀一样藏在碎发里;眼睛像黑曜石那样坚硬,又有碧月石的温柔;嘴唇丰厚又柔软,像一阵拂过永歌森林的微风。

在没有原型的情况下,伪装术没有办法这么精确,再说她形容得又很抽象,我花了很长时间听从她的指示进行调整,最后我都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她捧着我的脸看了很久,最后轻轻地在那个‘永歌森林的微风’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Martian怔怔地盯着Shaw,阳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让Shaw觉得有点刺眼。

“我一直想知道,那天我到底伪装成了谁,但我再也没有机会问起这件事,Samantha Groves,这个可恶的血精灵,知道了她想要的一切之后,再次恢复到以前那种漠然的态度。那个学习伪装术的下午仿佛是什么耻辱,她再也不提起;那个吻也如同微风一样散去。她是个骗子,是个窃贼,她的眼中根本没有人类,我只是个被她利用完就扔掉的道具。”

Martina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诅咒的字眼,Shaw在她眼中看到了愤恨、羞耻和一些别的东西,但她的心思已经飘到别的地方去了。

“Shaw队长,你觉得那个拥有黑曜石的眼睛,永歌森林微风般嘴唇的人是谁?”

Shaw耸耸肩,“大概是Root想象出来的吧。”

Martina轻笑一声,“那么同为Samantha这个骗子的受害者,您打算怎么办?”

“也没什么特别的,先把逃犯找回来呗。”

Martina冷冷地看着她,“那么,祝您好运了。”

Shaw离开Martina的房间,走出这栋建筑,原来是魔术旅馆啊。两个大男人带着两个昏迷的女子上旅馆,到底有没有常识,Shaw摇摇头。旁边就是酒馆了,可惜现在已经空无一人了,那里漂亮的血精灵酒吧招待已经被逐出达拉然了。现在Shaw超想来一杯诺森德蜂蜜酒,就和那晚和Root在一起时喝的一样,来缓解自己干渴的喉咙和跳得过快的心脏。

TBC

评论(5)
热度(12)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