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肖根]这个杀手不太冷4

“你看起来不太一样。”Hersh用阴冷的眼神看着Shaw。

“休假的原因,最近睡的不错。”Shaw冷淡地回答,咽了一口咖啡。

“那很好,你有新的任务了。”Hersh给了Shaw一个信封。“最近小心一些,ISA最近和HR不大对付,他们似乎在抢我们的生意,双方已经发生了几次火拼。”

Shaw顿了一下,说:“我们和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冲突过。”

“这正是奇怪的地方,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有人在里面捣鬼。还有,上次的任务里你杀掉的那几个就是HR的人。”

这确实听起来太巧合了,感觉像是落入了哪位幕后黑手的棋盘。

Hersh离开时又一次嘱咐Shaw:“小心点。”

Hersh也变啰嗦了,还是自己看起...

[肖根]这个杀手不太冷3

[肖根]这个杀手不太冷3 | anotherworld88,https://zine.la/article/271bdfeb32a74fe7978120e424362657/


开了一点小车,果然被屏。

浴室桥段参考《道熙啊》。

把热水用完的是卡洛琳(破产姐妹)。

[肖根]这个杀手不太冷2

今天真是中大奖了。Shaw捂住腹部的伤口,在小巷子里踉踉跄跄地前行,祈祷子弹不要伤到她的内脏,那样处理起来就麻烦多了,但失血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再过五分钟,或许十分钟,她就可能陷入昏迷的状态。追她的人已经全部解决了,她现在要做的,是确保自己别死。

一个人影闪到了她的面前,Shaw的枪口立刻瞄着了她。

“我是来帮忙的。”Root高举着双手回答。

“你怎么……”Shaw已经差不多要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了,Root立刻搀扶住了她。

“你看起来真惨,我都不太想雇佣你了。”Root努力用瘦削的肩膀支撑起Shaw,“去医院吗?”

Shaw很想对Root翻个白眼,不过这会儿还是省点力气的好。她指挥Root...

[肖根]这个杀手不太冷1

Shaw拎着一打啤酒和一个芥末三明治爬上了楼顶的露台,打算在这里享用晚餐。如果能忽视满地的垃圾,这里不错的夜景和凉爽的夜风都是很好的佐餐小菜。


如果没有那个孩子就好了。


Shaw认得这个孩子,这是她邻居家的孩子,宽大的睡衣在她瘦高的身体上像旗帜一样迎风飘摇,随之一起飘散在空中的还有她棕色的长发和手中香烟的灰烬。


她走到离这个孩子最远的角落,坐了下来。


在第一口又咸又辣的芥末三明治入口时,一股烟味混杂着洗发水的香味钻进了Shaw的鼻子,她没有停下咀嚼,只是暗暗摸向了藏在外套下的枪。但这个孩子在离她一米远的安全区域内停了下来,没有说话。


Shaw没有看向她,但她清楚这...

你来自斯莱特林

*Laventadorn的《The Never-Ending Road》真是棒棒,性转哈利非常有趣,LOFTER上甜豌豆翻译的也很棒,于是我写了一篇同人文的同人文,哈哈。

配对:哈莉特/阿斯忒里亚(The Never-Ending Road创作人物)

***

即将到来的圣诞舞会让哈莉特非常烦恼。第一项挑战的带来的恐惧和兴奋已经过去,第二项挑战还在遥远的两个月后,眼下让整个学校弥漫着躁动不安气氛的只剩下圣诞舞会了。

躁动的青少年雀跃不已,却假装镇定;男生和女生演化成两个好像语言不通的种群,他们各自三五成群地在一起叽叽喳喳,对另一种性别评头论足;当两个群体相互路过时,会用眼神代替语言进行快...

「肖根」天际省小故事(上古卷轴AU)

又是游戏的AU,仔细想想我玩的游戏真不少啊,花了好长时间想在游戏里捏个Root出来,失败。

上古卷轴5是自由度非常高的角色扮演游戏,我在说自由度非常高的时候意味着真的可以做很多很多很多事……此游戏以丰富多彩的Mod出名,打上各种Mod后,可以衍生出多种玩法,可以说在里面玩出一个人生也不为过。

先不吹游戏了,Root在里面是游戏主角龙裔,Shaw是她的随从,所以这次写的是主仆,基本上只是些段子。

——————废话少说的分割线——————

上传失败了,只能上图片试试

https://zine.la/article/1282242f84be406191742edf02ac5557/


其实...

最后的声音

注意:很丧的文章,真的很丧。大概就是我对第五季的感受吧,一直心塞得要命。

————

Shaw以为自己不是个会逃避的人,就像她以为自己反社会人格能够让自己对一切都没有感觉。

但并非如此。

而她同样会逃避,逃避的更加彻底。

但该来的终究会来。

当年父亲车祸去世的时候,Shaw可以站在父亲尸体十米远处,毫无障碍地吃下一个三明治,这没什么,饿了就得吃。然后是葬礼,母亲的眼泪。生活步入正轨后,母亲撑起整个家,Shaw继续上学、考试,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但Shaw还是会想起父亲,尤其是吃三明治的时候,每个三明治似乎都染上了那天晚上弥漫在空气里大火燃烧后的灰烬味,不过加上超辣的芥末酱后,Shaw...

世界的终结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终章)

第十一章

一桶冰水浇在了Root的脸上,把她从无意识的海洋里硬是拉出了水面。她像溺水的人一样呼吸挣扎,却被手脚的枷锁绊住,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两名杀手把她拽起来,押回了椅子上。

Root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绳索,苦笑道:“看起来每个人都想把我捆起来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胖女人走近Root,“又见面了,Groves法师。”

Root认出了她,甜美地一笑,“那我就再次跟你说一遍,叫我Root。”

“好吧,你可以叫我Control。“Control把Root脸上被水沾湿而黏住的头发拨开,闲聊般地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抛弃旧名,据我所知,精灵还挺重视家族名号的。”...

世界的终结 第十章

第十章

汉娜和她的游侠小分队将Shaw一路“护送”出了永歌森林,如果不是熊猫人可爱的外貌,Shaw觉得这一路绝对不会如此太平。汉娜对自己本来颇有些疑虑,但在Shaw让她摸了两次自己的耳朵之后,她的态度变得和缓许多,以至于在最后分手时抓着自己毛茸茸的手掌依依不舍,还拿出了两瓶晨露酒赠送给了Shaw。这无疑是Shaw出卖色相最为成功的一次。

出了永歌森林便是幽魂之地,巫妖王的天灾军团把这里变成了一个鬼气森森的地方,除了少数的血精灵和南边祖阿曼的森林巨魔,已经很少有活人了。Shaw本以为目的地是祖阿曼,但Bear一个转弯,跨入了更南边的西瘟疫之地,这里完全是活死人的天下,横行着可怕的食尸鬼和女妖...

世界的终结 第九章

第九章

Shaw向上级请辞,Hersh撕掉了她的辞职信:“你要做什么去做好了,塞拉摩海军永远是你的家。”

她脱下了厚重的板甲,换上自己在竞技场赢得的灾变角斗士皮甲,带上轻便趁手的单手剑,把家族徽章藏在贴身的口袋里,再将自己的最后一个月的军饷寄给Cole的家人,最后到杂货店里买了点干肉排作为自己和Bear的干粮,然后离开了达拉然。

Finch对Root的动向做了猜测,现在萨格拉斯的躯体还被封印在海底的月神殿,灵魂在虚空中徘徊,无论Root想怎么召唤萨格拉斯,强大的魔法力量是不可或缺的,她这几年也确实在到处搜集魔法神器。那晚劫狱后,Finch侦测到她在东部王国永歌森林附近的邪能反应,Shaw...

世界的终结 第八章

第八章

“Martina怎么办?她看到了Root使用邪能,也看到了你们。你们不会杀了她吧?那我得谢谢你们了。”Shaw边都弄Bear边问。

Finch瞪了Shaw一眼,“当然没有,她正在旁边的房间。我们只是对她做了一些必要的……手段。”

Shaw走进Martina的房间,她正坐在床边看着窗外,脖子上还留着Root掐出来的淤青。

“看起来我们都被Samantha摆了一道。”Martina露出了惯常高傲的笑容,只不过笑容中露出了一点挫败的意味。“最后证明我是对的,Samantha是故意被抓的。我早就知道她的伪装法术不可能轻易被识破,毕竟这个是我教她的。”Martina骄傲地昂起了头。

“...

世界的终结 第七章

第七章

Shaw的意识从黑暗中被拽了回来,但她没有睁开眼睛,两个男人正在她旁边对话。

“Mr Reese,为什么她还没有醒来?你的圣光术起作用了吗?”

“你是恶魔和邪能方面的专家,你来告诉我。”

“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我只想知道这多久会起作用。”

“Finch,圣光的力量也就那么回事,如果你平时多去下大教堂,效果可能会好一些。”

“哦,你应该清楚圣光教会和圣光之力并没有直接关系,赐予你圣光之力的纳鲁不会去教堂的。再看看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的堕落,光明教会存在的问题也许超乎想象……”

“你真的打算在前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面前说这个?”

“无意冒犯,我知道你的恩师光明使者乌瑟尔是大主教法...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