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四章

第四章

这是Shaw第一次进入紫罗兰监狱,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淹没了Shaw的耳朵,最近抓来的血精灵夺日者们塞满了监狱,他们在像疯子一样在地板上扭曲攀爬,眼睛充满了惊恐,仿佛死亡直接从他们的喉咙里发出声音。

Shaw知道这是幻觉魔法在起作用,几个银色盟约的高等精灵和肯瑞托的法师在一起嘲笑犯人们各种奇怪的行为,Shaw没有理他们,径直走向最深处的牢房。

自从抓到了Root,Martina就不参与搜索任务了。不难想象她会给Root什么样的“招待”,但当Root密布伤痕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时,Shaw还是攥紧了拳头,遏制自己的怒气。

Root被赤裸着吊在牢房了,一道道鞭痕像红色的毒蛇缠绕着她的身体,...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三章

短了点,还有些法术是我瞎说的。

————

第三章

Root胳膊被铁链缠绕吊起,脚尖刚刚能着地,这让她处于一种始终无法休息的状态。再加上头上罩着的麻袋,Root已经失去了时间感,她觉得自己被丢在时间的夹缝中,将永远承受这样的折磨。

这绝对是Martina的杰作,一般的法师并不会对刑讯有这么多心得,他们更倾向于用绚丽的魔法解决问题,即便是审讯犯人,也是用幻觉魔法给对方制造痛苦直至逼疯这种相对“干净”的办法。

"嗨,Samantha。"Martina把头套揭开时,Root知道Martina的“招待”要开始了,她已经在牢房里的小桌子上摆了一排器具。作为一个法师,这么迷恋给...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二章

第二章

关于混乱的说法,Shaw不得不承认,Root说得非常对。Shaw回到塞拉摩不久,元素生物造成的混乱开始影响艾泽拉斯各个地方。部落大酋长萨尔去外域查明真相前,将部落大酋长职位交予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这个大蠢货,于是卡利多姆这边全乱了,巨魔在搞内乱,牛头人大族长死了,据说是加尔鲁什干的。听说东部王国那边也很糟糕,吉尔尼斯王国被狼人攻陷,矮人发生了政变。

Shaw并不想关心这些,但死亡之翼的怒火烧遍整个艾泽拉斯这件事谁也无法独善其身,这也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联盟和部落各自混乱的局面。Shaw从塞拉摩海军被调配到第七军团,参与了收复吉尔尼斯的战斗,后来又被派驻到海加尔山、格瑞姆巴托...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一章

设定Shaw是人类战士,Root是血精灵法师,大概发生在大地的裂变和熊猫人之谜之间。游戏里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毕竟我只是个休闲魔兽玩家,90级以后玩得很少了。

————

第一章

当冰冠堡垒的上空传来传来可怕的哀鸣和巨大的爆炸声,霜之哀伤击碎时的冲击力从它的中心像暴风一样席卷了整个诺森德时,在堡垒外战斗的Shaw知道,这场旷日持久、恶心残酷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刚刚还有自己刀剑相向的骷髅天灾士兵举着刀定格在原处,Shaw朝着它挂着腐肉的肋骨狠狠来了一脚,它便倒地支离破碎了。战场上幸存的士兵们发出胜利的怒吼,脚踏着天灾士兵的碎骨以庆祝自己还活着。Shaw收起自己的大剑,转身寻找刚刚在战场上帮助...

荆棘之城4

电梯:1 2 3

4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Sameen,这可能会害你丢掉工作,你可以选择不听。”Samantha担忧地看着Shaw,眉头痛苦地纠结着。Shaw帮她抹去额头上的水珠,“告诉我,我能帮助你。不如就从你这些伤说起,是Greer弄的吗?”

“Greer只是下命令,大部分时候是Martina动的手。”

“为什么?”

“最近我和舅舅在某个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当我不服从他的命令时,就会受到惩罚。”

“Samantha,如果你不告诉前因后果,我没有办法帮助你。”

Samantha嘴唇颤抖着,将要说出的话像烙铁一样让她痛苦不堪,她深呼吸一口气,缓慢地告诉Shaw...

荆棘之城3

3

电梯:1 2 3 4

Samnatha很晚才从西侧出来,看起来非常疲惫,走路都不太稳,但对晚上和她舅舅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只字未提,只是抱歉让Shaw等待了很久。“哦对了,你的房间安排在我房间旁边,有点小,希望你不要介意。”Samantha将Shaw领到安排的房间,“房间是我布置的,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简单实用的东西。”Samantha猜的不错,Shaw对房间非常满意,与Samantha的房间只有一门之隔,有什么动静都能听见。

“谢谢你,Samantha。”

得到了Shaw的肯定,Samantha紧绷的肩膀放松了下来,“那今晚请好好休息,布莱尔的早晨从会六点半开始,我的舅舅喜欢早起。”...

荆棘之城2

电梯:1 3 4

————

2

“这是Sameen Smith,您的贴身保镖。”Martina简单介绍了一句,便站在旁边不再说话。作为雇员来说,这个态度未免倨傲了一点,不过Samantha Groves似乎已经习惯了,非常小声随和地说了一句“谢谢”,Martina便离开了。

这个大房间里只剩下Shaw和Samantha两人。这个房间比起庄园的其他地方,要简洁得多,没有繁复的装饰,只摆了几样线条明朗的家具,墙上挂着一张看起来像草稿的画,靠窗的桌子上摆着一个棋盘,旁边有个装着黄色小花的玻璃花瓶。而Samantha Groves正站在窗边明暗交界处。

Shaw毫不掩...

荆棘之城

看完FingerSmith的电影和书,腹黑诱受的莫徳好吃得要命,与我们的诱受Root有不少相似之处(擅长伪装成天真无邪小白鸽)。而口嫌体正直的苏(扬言要杀了莫徳,最后还不是抱在怀里亲亲,即便在疯人院骗得最惨的日子做梦还老梦到莫徳,真是不老实)和嘴硬的Shaw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有了这篇小东西。

————————

1

当Shaw用心享用那块肥瘦相间的纽约客牛排,Bear伏在脚边开心地吃着Shaw切割他的一小块肉,日子和平得简直不像话时,Finch突然间的联络简直就像往这块极品牛排上洒上了蛋黄酱那样令人反胃。

“Finch,我再说一遍,休息时不要找我!”Shaw气愤地将叉子用力地插在...

假如Shaw是吸血鬼之:食品供给

大概是发生在第四季时,Shaw被马婷婷发现藏在地铁站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TM又开始和Root说话了,并为Root提供追Shaw的小建议。

————

“请给我全城血库的库存情况。”

“好的。今天全市o型血存量充足,离你最近的血站位于布鲁克林区,隐藏身份和服装已准备好。”

“真高兴又能听到你的声音了,现在为我们的小吸血鬼准备晚餐吧。”

Root换上TM准备好的护士服装,正大光明的进入了布鲁克林的血站,甜甜地和门卫打了个招呼,顺手取走两袋血浆,放入特制的冷藏手提箱里,迅速离开了。

走到TM指定的安全点,Root颇为可惜地换下了护士服装。

“我能留着这个不?还挺想穿给Shaw看看的,说...

直到某一天3

在这个宇宙里,Root和Shaw终于说出了那句话,我的世界圆满啦~

电梯:1 2

————

“你还记得那次我和Root的那次谈话吗?”

“你是指哪一次?”

“关于什么平行宇宙的那次。”

“Shaw,你知道在20世纪50年代,物理学家在观察量子的时候,发现每次观察的量子状态都不相同。因为宇宙空间的所有物质都是由量子组成,所以这些科学家推测宇宙也有可能并不只是一个,而是由多个类似的宇宙组成。”

“对,就是这个。”

“所以,也许存在别的宇宙,在那个宇宙里你不是吸血鬼,只是个人类,可能是医生,可能是特工,说不定还是黑客。”

“最后那个不太可能。”

“但无论哪个宇宙,我相信...

直到某一天2

吸血鬼的Shaw和Root逐渐熟悉时候的故事。

电梯:1 3

———————— 

2

“所以说,你对我感兴趣喽?”

“不,我没有那么说。”

“你问了Finch关于我的事。”

“那不代表什么,我还问他哪里有三明治卖呢。”

“但是你对三明治感兴趣啊~”

“……”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Root总是有本事让她哑口无言,而且总喜欢挑些不恰当的时候闲聊,譬如现在对面的飞过来的子弹都快把她们的掩体打穿的情况下。

“我们先把那边那个混蛋毒贩解决了再说行吗?”

“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我是无所谓,这些家伙可杀不死我,你的脑袋瓜来上一枪可就难说了。”

Root...

直到某一天

2018年才入坑,沉迷肖根小半年,值此六一佳节,为肖根献上这个小文章,纪念痛并快乐着的美好入坑时光。

吸血鬼的Shaw,其他设定基本不变。

电梯:2 3

——————————

01

Shaw在等她的三明治。

摊位前只有她一个人。

毕竟这是凌晨六点、冷得要命的纽约。

“你要是敢放一点番茄酱,我就废了你的手。”

Shaw低沉的、恶狠狠的言语,比这清晨突袭的冷空气更令人哆嗦。

新来的服务生颤抖地放下了番茄酱料瓶,拿起了旁边的黄芥末酱料,胆怯地朝shaw投过一个询问的眼神,Shaw不耐烦地点点头。服务生在三明治上涂满两圈酱料,准备收手时,shaw不满地咳了一声。

“再来...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