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 第七章

第七章

Shaw的意识从黑暗中被拽了回来,但她没有睁开眼睛,两个男人正在她旁边对话。

“Mr Reese,为什么她还没有醒来?你的圣光术起作用了吗?”

“你是恶魔和邪能方面的专家,你来告诉我。”

“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我只想知道这多久会起作用。”

“Finch,圣光的力量也就那么回事,如果你平时多去下大教堂,效果可能会好一些。”

“哦,你应该清楚圣光教会和圣光之力并没有直接关系,赐予你圣光之力的纳鲁不会去教堂的。再看看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的堕落,光明教会存在的问题也许超乎想象……”

“你真的打算在前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面前说这个?”

“无意冒犯,我知道你的恩师光明使者乌瑟尔是大主教法奥之徒,但是……”

Shaw趁他们聊天,偷偷摸到藏在后腰的小匕首,像蛇一样迅速挟持比较靠近的一个男人。对面那个灰白头发的男人以同样的反应速度一手抽出了佩剑,另一只手发出了圣光。

“等一等,Mr Reese!先不要使用十字军打击!”

“你们是谁?”Shaw躲在被劫持的男人后面,警惕地应对那个显然是圣骑士的男人。

“我们是救你的人,不需要这么紧张,女士。”被勒住脖子的小个子男人快速地说明情况。

“救我?从Root手里?”

“并不准确……我们赶到时Ms Groves正用浮空术带着你和另一位昏迷的女士逃出监狱,但看到我们后,直接把你们抛了过来。”

“混蛋。”Shaw低声咒骂了一声,“她在哪里?”

“她逃走了。除非她再使用一次邪能法术,否则我们很难追踪到她。”

“你们在追踪Root,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灰白头发的圣骑士发话了:“现在你知道我们不会伤害你了,如果你想好好谈谈,不如放下武器,我们坐下来谈,Finch还可以给你泡点茶,怎么样?”

Shaw放开了小个子男人,但仍旧握着匕首,在离两人稍远的位置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小个子男人踉跄地走了两步,看看圣骑士,又看看Shaw,故作轻松地说:“想喝点什么?”

用法术召唤出来的茶比Shaw想象中好喝一点,喝完两杯后,Shaw了解到那个小个子、看起来悲天悯人的男人叫Harold Finch,是一名人类法师,而那个灰白头发满脸沧桑的男人是他的护卫John Reese。有原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当护卫,Finch应当是个非常有名望的法师,但Shaw从未听说过他的大名。

“你不是肯瑞托的法师?”Shaw向Finch要了第三杯茶,有酒更好一些,但Finch坚持刚中过昏迷术的人不适合饮酒。

“不,我不隶属于任何组织,我自己做一些法术研究。”

“所以你们是专门追着Root来到这里的,为什么?”

Finch抿了一口茶,有些犹豫地开口:“Ms Groves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想阻止她的,但是……”

Shaw不耐烦地打断了Finch,“不要跟我绕圈子了,Finch法师,我亲眼看见她在使用邪能,你最好直接告诉我Root到底在做什么,否则我会自己查,查个天翻地覆,我敢肯定会查到不得了的东西。”

Finch叹了口气,凝重地看着Shaw:“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Ms Groves在召唤萨格拉斯,她利用银月城的血精灵劫狱的机会潜入紫罗兰监狱,是为了取走保存在那里的一件召唤用的法器。”

Shaw哑然失笑。萨格拉斯?她当然知道萨格拉斯,传说中艾泽拉斯的上古之战中的人物,带领着燃烧军团入侵了艾泽拉斯的恶魔之王,但是已经在三百年已经被艾格文大法师彻底打败了。但Finch严肃的表情显然不是在讲笑话。

“你是认真的?Root要召唤一个死掉的恶魔?”

“首先那不仅仅是恶魔,萨格拉斯是堕落的泰坦,拥有无可比拟的力量;第二,他无法被轻易消灭,事实上艾格文只是封印了他的躯体,他的灵魂后来在艾格文的儿子麦迪文身体里兴风作浪,直接导致了黑暗之门的打开和之后数次的兽人战争。”

说完一大堆话的Finch呷了口茶,留下一脸震惊的Shaw独自消化这些令人胃痛的消息。

站在一旁的Reese嘿嘿一笑:“很难的话题吧,我懂。”

“我从来不知道黑暗之门是萨格拉斯的杰作,难道不是邪恶的兽人弄出来的东西?”

“兽人也是受燃烧军团的蛊惑,最终打开黑暗之门的是被萨格拉斯控制的麦迪文法师。总而言之,艾泽拉斯连年战乱绝对是有萨格拉斯及其燃烧军团一份功劳的。只是这些事实被隐藏在混乱之中,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

Shaw揉了揉太阳穴:“那么你的意思是,Root要召唤萨格拉斯来毁灭我们的艾泽拉斯吗?这太疯狂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这正是我们要说的重点。”Finch谨慎地看了一眼Reese,似乎要说出的话会烫伤他的舌头,Shaw觉得这个男人像艾尔文森林里的小兔子,时刻紧张得要命。

“Ms Shaw,我相信Ms Groves不是要毁灭艾泽拉斯,正相反,她认为自己正在救艾泽拉斯,只不过她的拯救代价实在太大了。”

Shaw已经有点跟不上话题了,“把恶魔之王弄过来救艾泽拉斯?”

“是的,Ms Groves是一位极其聪慧的女性,敏锐地发现了上古之神要腐化艾泽拉斯的星魂的阴谋,她坚信萨格拉斯可以阻止上古之神的。”

这场谈话让Shaw饥肠辘辘,她非常想来一大块科多兽肉排好好填充一下自己空空的胃,毕竟从Root把自己弄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天啊,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Root这个可恶的混蛋!Shaw恨自己居然毫无防备地被她弄晕,她可是个战士!但她仍旧对Root抓着身上那块破毯子的身影无法释怀,内心深处仍然相信Root眉宇间透露出的难过和脆弱不是伪装。

“我明白了,因为一个叫上古之神的鬼东西要危害艾泽拉斯,Root才会染指邪能。”Shaw用锐利的目光扫射眼前的两个人,“如果这是真的,那绝对是件大事,你们没有向任何大人物通报过?吉安娜女士知道吗?”

Finch扶了扶他的单片眼镜,“这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关于上古之神的威胁我向很多君主、首领阐释过,但人人都把我当作疯子,这就是我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原因,也是Ms Groves被驱逐肯瑞托的原因。我猜想,大家更愿意面对眼下的事情,当阿尔萨斯踏平银月城时,巫妖王的威胁才被抬上桌面;当死亡之翼站在暴风城的城墙时,部落和联盟才想起来去合力迎击。没有人愿意去看隐藏在暗处的危险。现在每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刚出现的迷踪岛上。所以,是的,这次的行动我没有告诉别人,我为我自己的行动负责。”Finch倔强又无奈地抬着头。

“Finch,你应该去当个演说家。”Reese已经站得不耐烦了,坐到一边端起了一杯茶。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Ms Shaw,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上古之神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但解决这个威胁的办法我并没有找到。这是个大到不可想象的问题,扯到上古之神背后的虚空大君,扯到泰坦和虚空之间无穷无尽的战争。Ms Groves的办法会带来巨大的灾难,但也许就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她?”

“我不希望用一场灾难代替另一场灾难,所以我希望Ms Groves不要急于做出最坏的打算,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努力一下。”

Shaw喝了一口早已冷掉的茶,静静地注视着Finch。这个看起来谨小慎微的男人,心中似乎有种强大的力量。他说的那一大套东西对Shaw来说和最近到处乱窜的熊猫人一样不可理解,但有一件事非常明确,他们可以找到Root。

“我可以帮助你们阻止Root。”

“真的?这时候能多个帮手真是太好了,Ms Groves在逃跑方面颇有心得,而我真的很需要时间来研究上古之神的问题……”Finch喜出望外,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差点被自己那镶嵌着金丝的法袍跘了一脚。

Shaw阻止住激动的Finch,“我们可以共享Root的消息,但是,我要求单独行动,鉴于你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厉害的帮手了。而且我要对Root做的事感觉你不会同意。”Shaw瞟了一眼已经开始用磨刀石给佩剑抛光的Reese。

“这样确实能够提高效率。”Finch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是我必须强调,不要伤害Ms Groves。”

“我绝对不会让她死的。”Shaw冷笑了一下。

“这个给你。”Finch递给Shaw一个圆形的金属,“这是我的朋友托布莱恩做的通讯器,用这个我们可以互相传递信息,矮人在这方面颇为巧妙。当Ms Groves使用邪能时我们才能侦测到,到时我会给你讯息。”

“我也有个礼物。”Reese吹了一声口哨,一只尖嘴獠牙的绿色地狱犬凭空出现,拼命朝着Reese转圈,摇尾巴。

“你们居然把地狱犬当作宠物。”Shaw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它很可爱好吗!”Reese不满地说,“它叫Bear ,对邪能非常敏感,我们已经训练它对附近Samatha Groves的法术和气味发出警报。”

正说着,Bear忽然窜到Shaw的身边,围着她又吼又叫。

“嘿嘿,看着点你的狗!”

“难道刚刚Ms Groves的法术正你身上还有残留?”Finch一瘸一拐地踱到Shaw的身边进行检查。“抱歉,Ms Shaw你能把后背的衣服稍稍撩起来一点吗?”

经过一番检查,Finch作出了定论:“这只是追踪魔法,从魔法存量上看已经有好几年了,我可以帮你消除它。你和Ms Groves认识很久了吗?”

Shaw若有所思地回答:“确实很久了。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你们说Root趁银月城劫狱时来盗取藏在紫罗兰监狱的神器,那为什么她要提前几天故意被抓起来?劫狱那天来不是更好?”

Finch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Ms Shaw,我也觉得很奇怪,Ms Groves在达拉然生活了很久,似乎不需要提前进去查看地形;劫狱的日子她也非常清楚,事实上我们了解到就是她建议银月城那天行动的。也许她想在曾经生活的城市多待几天?也许她想在走之前见什么人?我不知道。”

又多了一件要向Root问清楚的事了。Shaw暗暗想着。


评论(3)
热度(6)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