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 第五章

不能再虐根总了,至少身体上不能了。

————

第五章

Martina这两天来牢房的时间明显少了许多,Root躺在凹凸不平的地板上,有点无聊地摸着自己只剩一半的右耳。

Martina终于同意把锁链放松,让Root能够躺下来,但拒绝了提供一条藏宝海湾羊毛毯的要求,Root只好垫着一块肮脏的破布。被吊了几天的手臂麻木的不像自己肢体的一部分,Root只能等它慢慢恢复知觉。这样Root就有大把时间思考关于Shaw的问题。

从Martina气急败坏的抱怨中Root得知,Shaw再次把Martina弄进了搜查队,还建议将搜查范围扩大至整个晶歌森林。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Martina已经认定Root和Shaw之间有某种联系,一旦她将这种联系与通敌、叛徒扯在一起,即便没有真凭实据,对Shaw也会造成伤害。

这些,Shaw应该都知道吧,但她仍然选择帮助我。Root有点愉悦地猜想着。

四年前,在巫妖王之战中,一个小个子人类战士挥舞着和身体差不多高的巨剑,在Root面前劈开了一个天灾士兵的脑袋,在四处迸溅的绿色液体中,Root看见了她明亮又冰冷的眼神,忽然听到了心脏咯噔一声,便知道自己陷进去了。

紧实的肌肉让这个战士看起来像个充满力量的小兽,毫不畏惧地站在比她大数倍的怪物面前,沉着冷静地用高超的战士技巧解决敌人。不同于别的战士喜欢动不动地怒吼两声来提高士气,她安静的如同黑夜里的豹子,冷峻的脸上看不出情绪,没有因为杀戮而兴奋,也没有因为死亡而哀伤,只是精确高效地挥舞着巨剑,像战争机器一样不停斩杀。

Root不耐烦地用冰风暴吹走身边的杂兵,一点点地靠近这个有趣的人类,伺机出手帮她搞定了一个憎恶以引起她的注意。这个完美的战士,还有着讨人喜欢的脸庞,Root已经决定要把她搞到手了。

混乱的战场上丢掉了她的影子,回到达拉然后Root立刻开始四处打听,稍微费了点心思,终于在达拉然的酒馆里找到了她,Sameen Shaw。

对于自己这种有点失常的冲动行为,Root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自觉。她是个活了几百年的精灵,虽说并不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从来都是别人投怀送抱。这一次,她追寻着一个人类的身影,带着这个人类进入了自己从没让人来过的房间,躺在不曾与人共享过的床上,为她脱下法袍,沉迷于她的肉体,用魔法取悦她,与她一直纠缠到黎明,甚至在故作潇洒地与她道别时,Root还在她的身上施加了一个隐蔽的追踪魔法,这样她就能随时知道Shaw在什么地方了。

好了,这种行为已经上升到变态了。Shaw走了之后,Root把自己埋了刚刚Shaw盖过的被子里反省。她知道,短时间内血精灵和人类两个种族是不可能和解的,自己的行为疯狂又危险,还可能会给Shaw带来灾难,这样是不对的。但Shaw留下的气味麻痹了Root的大脑,至少她自己是如此辩称的,她继续偷偷做着有失血精灵法师颜面的事情。

Root是传送门法术的专家,这项高深的法术主要被她用来偷偷从达拉然跑到塞拉摩,看看她亲爱的小豹子在干什么。为了在联盟的领地里掩盖血精灵的身份,Root不得不研习原本瞧不上的伪装术,花重金在地精的拍卖行拍下了许多伪装魔法小道具,让她可以在Shaw喝酒时坐在旁边一桌静静观察,在Shaw出门时潜入房间了解她的生活,或者在有人想跟Shaw搭讪时从中作梗。甚至有时她会用伪装身份同Shaw搭讪,乘她喝得烂醉之际拉到小旅馆里共度良宵,然后天未亮时离去。当然不能经常这么干,否则Shaw也会怀疑,为什么每个和自己发生一夜情的对象都有相似的性癖。

Root一开始很享受这种偷偷摸摸的小游戏,能多知道一点Shaw情报,就是这个游戏最好的回报。

Root逐渐了解,Shaw并不是塞拉摩人,她出生在斯坦索姆,藏在她衣服夹层里的银制勋章显示她也许是个名门望族。

Shaw是出色的士兵,但一点也不享受战争,无时无刻不希望结束联盟和部落之间无休无止的征战,这也是她跟随吉安娜女士的原因。

Shaw每天都会进行雷打不动的自我训练,是个有超强自律性的人,难怪她的肌肉线条这么完美。

Shaw执着地爱着科多兽肉排,喜欢它的嚼劲。

Shaw的衣柜深处藏着一套画具,也许她会画画。

Shaw会独自悼念死去的战友,会将自己的军饷分给战友的家人。

……

这些点点滴滴的了解渐渐汇聚成汪洋大海,盛满了Root投入其中的感情,她越来越渴望见到Shaw,以自己的真实面目见到她。这种渴望逐渐变成煎熬,游戏的乐趣就彻底失去了,Root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陷得太深,也许从战场上的一瞥开始,她就已经彻底成了Shaw的俘虏。

这时Root又陷入了另一种恐惧之中——Shaw是不是已经忘记自己了?毕竟那晚只是Shaw众多一夜情中的一次。没有迹象表明她还记得自己。每每Root想在Shaw面前撕下伪装,告诉她自己就是那个对她无法忘怀的血精灵,又害怕这个忠诚的联盟士兵立马举剑劈向自己。

如果不是那个“重大任务”,Root可能在渴望与恐惧的交织下已经背叛血精灵种族,彻底投降联盟了,这是当时她思考得出的最佳方案。比起Shaw,自己对种族的忠诚并不算什么,再说血精灵政治立场摇摆不定差不多已经是种族特性了。

Root的心灵受着煎熬时,她对上古之神的研究却出现了突破。随后她便全身心投入到新的任务中去了。此时的Shaw开始辗转于各个战场,Root也无法随时随地到她的身边,但查看她活动依旧是Root每天的功课。今天的小豹子又在艾泽拉斯的什么地方活跃?Root对Shaw的想念并不因为她的“游戏”终止而减少,渐渐变得坚实而绵长。

Shaw一回到达拉然,Root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当时她远在卡利姆多大陆的一片废墟里。她立即调整自己的任务行程,奔回达拉然。但传送门法术无法使用时,Root才知道达拉然已经发生了事变。稍作准备后,Root仍旧决定回去。

再次与Shaw相见的场景略微有些尴尬,还有Martina在场破坏气氛,但让Root欣喜若狂的是,Shaw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她看起来还是那么英姿勃发。Root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关心和担忧,那就够了,Root心满意足了。她需要努力克制漫延到嘴边的笑意和酸涩眼睛里的泪水,Martina随后带来的痛苦折磨也变得微不足道,因为,Shaw没有忘记自己啊。

TBC

评论(5)
热度(18)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