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四章

第四章

这是Shaw第一次进入紫罗兰监狱,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淹没了Shaw的耳朵,最近抓来的血精灵夺日者们塞满了监狱,他们在像疯子一样在地板上扭曲攀爬,眼睛充满了惊恐,仿佛死亡直接从他们的喉咙里发出声音。

Shaw知道这是幻觉魔法在起作用,几个银色盟约的高等精灵和肯瑞托的法师在一起嘲笑犯人们各种奇怪的行为,Shaw没有理他们,径直走向最深处的牢房。

自从抓到了Root,Martina就不参与搜索任务了。不难想象她会给Root什么样的“招待”,但当Root密布伤痕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时,Shaw还是攥紧了拳头,遏制自己的怒气。

Root被赤裸着吊在牢房了,一道道鞭痕像红色的毒蛇缠绕着她的身体,大腿上还有烧伤后留下的黑色伤口,腹部一大块青紫大概是被重击留下的,最触目惊心的是胸口用刀刻下的“arrogant ”,还在不断地渗着鲜血。

“真是抱歉,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太好。”Root抬起头,用干裂的双唇挤出了一个微笑。

“Root……”

“不要这样,Sameen ,你是个完美的士兵,不要同情敌人。”

“我没有同情你。”

“那就好,我可不想被你同情呢,那天晚上可都是我在上面。”

Shaw翻了个白眼,这可不是这种境地下该说的话,但那确实是个难忘的夜晚。

“好久不见了,Root。”

“好久不见,我一直在想你,Sameen。”

Shaw设想过两人重逢的场景,在达拉然的酒馆里再次相见,或是在某个战场上重逢,怎么都好过在监狱里对着Root受伤的身体。Shaw对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受到如此对待非常不舒服,虽然她非常清楚,Root是个血精灵,是部落,是她的敌人。

“也许你该走了,Martina很快会回来,她是个,嗯,多疑的贱人。如果看到我们亲密的对话,恐怕你会有麻烦。虽然我非常想和你多聊几句。”Root歪着头,朝牢房外看去,这个微小的动作似乎牵扯到了她的伤口,她倒吸一口凉气,闭上了眼睛。

Shaw握紧了栏杆,“Root,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Root睁开眼,凝重地看着Shaw,“什么也别做,现在可不是发挥骑士精神时候。还有,别再到监狱来了。”

Root说完闭上眼睛,垂下头。Martina走了过来。

“Shaw队长,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对审讯没什么兴趣呢。”Martina怀里抱满了药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你没有参加搜索任务了,我来了解下情况。”Shaw握了握腰间的短剑。

“我已经向Greer大法师汇报过了,现在我要专注于审讯犯人。”Martina打开牢房,走了进去。

“让我隆重向你介绍这个有趣的血精灵,Samantha Groves。曾经肯瑞托的天才,恃才傲物,不可一世,后来因为某项危险的研究被除名,离开了达拉然。”Martina放下手中的瓶瓶罐罐,挑了一瓶红色的药水。“现在她却回来了,在我们清洗血精灵的时候回来了。”

Martina把红色的药水倒在Root的身体上,伤口在药水的作用下冒起了白烟,发出滋滋的声音,以可见的速度长出了红色的嫩肉,Root痛苦地抿紧了嘴唇。

Martina眯着眼睛欣赏着Root的痛苦, 一只手在她的身体上摩挲,“我可不想她这么快伤重不治身亡,她的身体可是肯瑞托的宝物,想要与她共享床榻的人不计其数,但是高傲的血精灵谁也看不上。”

Martina的话让Shaw有些惊讶,毕竟那晚是Root主动走向了自己。她的视线不由得跟着Martina手游弋在Root的身体上,回忆起了那晚的热情凝结在那身体上的汗水。

Shaw感到口干舌燥。

“你认识她?”Martina突然发问。

“谁?不,我不认识。”Shaw在心里咒骂自己,刚刚走神的瞬间出卖了自己。

Martina对Shaw的矢口否认并不买帐,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她。Shaw用冷漠的眼神回敬过去,同时握紧了自己的佩剑,如果Martina出言不逊,她将立刻砍掉她的脑袋。

"嘿Martina,"Root软绵绵的声音打断了剑拔弩张的氛围,“抱歉打扰你的瞪眼游戏,能给我后背抹点恢复药水吗?”

“当然可以。”Martina重新取了一瓶药水,一下全部洒在Root的背上,Root痛得叫出了声音,锁链晃得哗哗作响。

Martina走近Shaw,上下打量着这位蓄势待发的小个子战士,故作亲切的问:“Shaw队长,你能给我点建议吗?这个犯人始终不肯透露潜入达拉然的目的,我用龙鳞做的鞭子抽她,一直抽到背上露出白骨,她还是不肯说。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Shaw瞪写她,“为什么不用你们擅长的魔法,那种直接让她开口的法术?”

“Samantha Groves精通这方面的法术,虽然这座牢房隔绝了她的魔力供应,但我们不能冒这个险。你们在战场上怎么对待俘虏的?能给我演示一下吗?”

Martina把Shaw请进了牢房,递上了一把匕首,“我听说在第一次兽人战争的时候,被抓到的兽人会被依次割下身体器官,直到招供。”

Shaw瞥了一眼那把沾着血的匕首,“我并不擅长逼供。”

“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先割掉她的手指,还是剥掉一块皮肤,或者直接切掉她的双乳。”Martina将匕首贴住Root的皮肤,玩味着Shaw的沉默。“要我说,还是先割掉她的一只耳朵吧。这招摇的长耳,我很早就看着不爽了!”

Martina揪住Root的右耳,将匕首贴住耳朵,挑衅地看着Shaw,Shaw努力做出不为所动的样子,只是暗自将捏到骨节发白的手藏到了身后。当Martina缓缓地切下一刀,Root从喉咙深处发出的难以抑制的惨叫声时,Shaw叹了口气,她知道无法坐视不理,不管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她就是无法看着这个金发疯子伤害Root。

Shaw一个战士冲刺将Martina撞到了墙边,匕首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Martina法师,但是严刑拷打是无法问出你想要的答案的。”Shaw捡起地上的匕首,随手一扔便深深地插入了石头墙壁中。“也许你该尝试下对她好点,别再做这些恶心的事了。”

Shaw看了一眼Root血流不止的耳朵,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Martina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尘土。

“她阻止了我,你怎么想Samantha?她真的不认识你吗?”

Root轻轻哼了一声,“你应该多多信任别人,多疑会让你像乱吼乱叫的鱼人那样让人讨厌。”

“那请告诉我,Shaw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睡过了吗?”Martina用魔法将插在石墙中的匕首移到手中,用刀背在Root脸上剐蹭,Root嫌恶地撇开了脸。

“我不认识她。”

“你怎么也学不乖呢,Samantha。”

Martina将匕首沿着Root右耳的伤口用力劈下,半只血淋淋精灵长耳掉在了地上。在Root已经嘶哑的叫声中,Martina满意地笑起来。

TBC

评论(5)
热度(15)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