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直到某一天3

在这个宇宙里,Root和Shaw终于说出了那句话,我的世界圆满啦~

电梯:1 2

————

“你还记得那次我和Root的那次谈话吗?”

“你是指哪一次?”

“关于什么平行宇宙的那次。”

“Shaw,你知道在20世纪50年代,物理学家在观察量子的时候,发现每次观察的量子状态都不相同。因为宇宙空间的所有物质都是由量子组成,所以这些科学家推测宇宙也有可能并不只是一个,而是由多个类似的宇宙组成。”

“对,就是这个。”

“所以,也许存在别的宇宙,在那个宇宙里你不是吸血鬼,只是个人类,可能是医生,可能是特工,说不定还是黑客。”

“最后那个不太可能。”

“但无论哪个宇宙,我相信你都会遇到一个Root,被你吸引,不停地寻找你,追随你。因为你是Shaw,不管你变成什么人,Root一定会找到你的,仅仅因为你是Shaw。你知道,我们就是这么合适。”

“Root式的自信,‘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知道我是对的。’”

“她说的确实很有道理,sweetie 。”

Shaw皱了皱眉头,说:“你已经用了她的声音了,不要学她的语气。”

“如你所愿,模拟界面。”

这个地铁站有这么破旧吗?身为肇事者的Shaw完全没有自觉,上次她在墙上炸个大洞把列车开走之后,这里就是一堆破烂的状态。好在Bear的小窝未受牵连。

Bear正乖乖地躺在他的小窝里,不停撕咬着一个已经烂掉的粉红色物体。

“这是什么?”Shaw从Bear嘴里夺过那个不明物体。

“这是Root的拖鞋。”

“别开玩笑了,那女人身上什么时候有过暖色系,除了扮成其他人的时候。”

“我不能撒谎,你可以去她的房间看看,那里还有一双完整的。”

“天啊,这个房间是个什么玩意儿!紫色的地毯,彩色熔岩灯,等等,这个娃娃……”

“是她送给你那个,后来被她回收回来了。”

Shaw在那张满布灰尘的窄小行军床上坐了下来。

“她曾经用这个娃娃来监视我。”

“事实上监视器还在里面。”

“它还在工作?”

“不,已经没电了。但Root之前住在地铁站那段时间确实有在使用。”

“用来干嘛?”

“和你说话。”

Shaw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说:“你的意思是,Root把这个娃娃当成我?”

“看起来是这样,我这里有当时的视频备份,需要看吗?”

“给我看。”

Finch留下的电脑屏幕忽然亮起,Shaw走到桌前。当Root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时,Shaw攥紧了手中的娃娃。

画面中的Root泫然欲泣,低声地重复着:“Shaw,你在哪里?”

Root吃着三明治抱怨道:“Shaw,这真是可怕的味道。”

Root托着下巴幽怨地说:“Shaw,Finch和Reese抛下我去婚礼了,他们居然认为我不喜欢婚礼,真是气死我了,我也要去。”

Root躺在床上,Finch正在把喉镜伸进她的喉咙。

“这个是怎么回事?”

“当时我的系统出现了一些问题,把Root认成了威胁,并用超载她的人工耳蜗来威胁她。所以Root把自己迷昏了。”

“你知道Root曾评价你是混蛋老板,真是一点也没错。”

“不,那只是Root伪装成维罗妮卡时用以和你拉近关系的措辞,实际上她并不这么认为,我们在彼此心中非常重要。”

“你并没有心,人工智能。”

“你也是,吸血鬼。”

Shaw沉默了,耳机里也没了声音。

“抱歉,我有些失常了,我不应该这么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嫉妒?”

“别假装自己有人类的感情,你只是继承了你的制造者那讨厌的毒舌。”

“如果我伤害了你的感情,非常抱歉。”

“不需要,我是吸血鬼,我没有那种东西。”

Shaw关掉了显示器,回到Root的房间。

“关于这个问题,我和Root曾经讨论过,因为你没有呼吸、心跳,再加上你总是冷着脸,我确实无法从各种表征判断你的情绪,但Root一直认为,你是有感情的,而且在你的内心深处,你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人类。”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你是Boss。”

有个叽叽喳喳的上帝在耳朵里喋喋不休真是讨厌死了,Shaw叹了口气。

“哦sweetie,你叹气的样子虽然性感迷人,但是总是叹气会带走好运哟!”

…………

“……那是什么?你这奇怪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出bug了吗?”

“不,我只是访问了Root建立的‘如何与Shaw风趣幽默地对话’下的条目,鉴于你刚刚叹气的这种情况。”

“这真有点诡异了,这个‘如何与Shaw风趣幽默地对话’里有什么?”

“基本涵盖了生活各个方面。Root经常想象,在战斗、绑架、受伤之外的场景和你在一起的话应该如何对话。例如‘Shaw叹气的时候如何安慰?’、‘撞见Shaw洗澡如何化解尴尬?’、‘Shaw哭的时候我该说什么?’总共342个条目。”

“这实在太诡异了,Root平时就在做这个?”

“这是她最喜欢的放松项目,第二名是‘整理关于Shaw的照片’……”

“我的照片?她怎么会有我的照片?哦,你……”

“抱歉,我知道这侵犯个人隐私了,但前模拟界面非常诚恳地请求我,并保证不会用于任何非法用途。”

“……我好像对Root了解得太少了。”

“不用担心,我这里有Root的所有资料,包括她的照片图库,事实上里面的照片都是她配合你的口味自己精选的,我不得不说,里面有些非常劲爆的内容,我不得不多层加密保存起来……。”

Shaw摇摇头,翻了个白眼。即便Root不在这里,她也有本事让自己哭笑不得。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Root空闲的时候都在想我吗?”

“是的。”

“她从没有提过这个,她准备的这些原本就是打算等她死了再给我看的?”

“……”

“你知道她会死?”

“Shaw,我的制造者当年曾经教我下国际象棋,象棋中可能出现的棋局比宇宙的原子还多,我的每一步都决定了棋局的走向,我必须选择最具有攻击性的走法,在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些棋子,当我这么做时,我已经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性了。”

Shaw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和你的造物主一样,说话总是拐弯抹角的。还有,不要访问什么‘Shaw哼了一声如何应对’之类的条目。”

“事实上没有个条目,比较相似的是‘Shaw生气时如何讨好’……”

“够了够了,别再念了。”

“其实Root并不是因为自己会死才建立这些数据库,在我看来一开始主要是因为个人兴趣,当时你的号码跳出来之后,Root做了大量的调查,那就是现在数据库的基础。但当她察觉到自己必然会死在你之前的时候,就开始完善自己的信息库了。她从不向我隐藏她的想法、她的心情,这也是我能以高达99.6%的相似度模拟Root的原因。”

“所以,Root这么做是因为……”

“不想让你孤独一人。”

“你无法替代她。”

“我不会替代她,Root是无与伦比,无可取代的。我只想替她陪伴你。”

Shaw点点头,说:“我们陪伴彼此,毕竟我们都失去了她。”

“好吧,该告诉我要我来干什么了?”

Shaw找到Finch为Bear购买的健康狗粮,给Bear倒了一大碗。

“是的,我们得为新的纽约分队准备准备,在那之前,这个基地的东西需要整理一下。”

“只是叫我来当清洁工?”

“这里有不少非常敏感的资料,还有Root的私人物品,我想你比较愿意自己来。”

Shaw拿起Root房间小桌上的头盔,这是Root最爱的机车装备,有一阵子她天天骑着窜来窜去,黑色的机车、黑色的头盔,还有她黑色的夹克,看起来的确非常得……性感。 后来机车在躲避Samaritan的时候直接丢弃了,没想到头盔还被她捡了回来,也许Root是个比想象中还要念旧的人。但这一切,Shaw已经无从了解。

Shaw把头盔丢在了行军床上。

“既然主人已经不在了,这些东西已经没有用了,还是直接丢了吧。”

“这可真是绝情,不想留一两件纪念一下吗?”

“我还要活好久呢,才不要天天守着遗物。”

“那你穿的这件皮夹克?”

Shaw的动作停滞了,尴尬地清咳了两声。

“……这个不是Root的。”

“不,我没说这是Root的,我只想称赞你穿上它帅气又干练,并想告诉你Root也有一件极为相似的,连弹孔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闭嘴!”

耳机没了声音,Shaw终于能够安静地工作了。收拾杂物也许称不上什么好工作,但现如今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毕竟曾经使用这个基地的人只剩下自己一个。

Reese的武器柜还剩下不少好东西,可以留着;Finch硬是在武器柜里挤出一格给自己放各式各样的茶包,全部丢掉;还有他给Bear买的大包健康狗粮,Bear根本不爱吃,丢掉;地铁站的一角不知为何放着堆积如山的游戏主机空壳,Shaw决定就放着不管了。另外就是相当多还没有来得及销毁的号码的照片和资料。

“看来我错过了很多有趣的事。”Shaw翻看着这些资料。

“并不是很多,不过Finch唱歌可以算一件。”

“这可真是难得一见,没有亲眼目睹这个场景真是太遗憾了。”

“别担心,我可以为你回放。”

We're not gona take it ,we're not gona take it anymore……

“你应该阻止你爸爸的,看看婚礼上这些人礼貌的微笑。”

“Finch也是形势所逼。”

“这就是Root想去的婚礼?看起来不是很有趣,我还以为Root对这些没兴趣呢。”

“别人的婚礼她的确没有兴趣,她只是不想一个人呆在地铁站里。”

Shaw想象Root一个人在地铁站里游荡的身影,孤独地对着娃娃说话。空荡荡的地铁站里只有机器运作的声音,这本应当是Root最喜欢的声音,以前只要给Root一台电脑,她就像回家了一样。

“你没有陪着她吗?”

“显然,我的陪伴对她来说已经不够了,在失去你之后。”

Shaw的胸口像被人锤了一下,大脑也跟着嗡嗡作响,她不想去思考Root的事情,在没有Root的世界,这么做对自己太残忍了。

但逃避不是Shaw的做法,虽然她很想这么做,但在samaritan的模拟里逃不掉Root,在现实里就能逃走吗?

最终还是得坐下来,直面这个问题。

Shaw咳了一声,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又叹了口气,说:

“能不能告诉我,我不在的时候Root的事。”

“当然。简而言之,她与Samaritan斗争,拯救世界,寻找你。前两项是我指派的任务,最后一项是她的自主行动。”

“所以你并不愿意她来救我,任由Samaritan在我脑子里瞎搞了9个月?”

“是的,我很抱歉。但救你,无疑会将前模拟界面也至于危险之中。”

Shaw无奈地点点头。

“你做得对,抱歉,我有些太激动了。”

“没关系,shaw,丰沛的感情并不是坏事。”

“这不是什么‘丰沛的感情’,你知道你用形容词真有点夸张。这只是我被囚禁了9个月后的一点怨气。”

“真的吗?我一直认为丰沛的感情是Root一直寻找你的动力。为此她三番两次请求我透露你的消息,甚至以命相逼。显然她已经将你置于自己的性命之上了。”

显示器突然跳出了Root在高楼边缘行走的画面,她闭着眼睛,瘦长的身体不停地摇晃。

“这疯子在干什么?”Shaw直接抱起了显示器。

“请注意线缆,你快要把它拉断了。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她在用她的生命胁迫我透露你的线索。”

“这可真是非常‘Root’的行为,好像她的生命是可以随便丢弃的物品一样。”

“同意,前模拟界面对生命的不尊重是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尤其是对她自己的。”

显示器中的Root离开了天台。

“你最后还是告诉她了。”

“她让我没有选择。Root跟着我的给的线索几乎找到了你,但随后她和Finch还有我都处于危险之中。救你的事就此搁下了,但Root一直没有放弃……”

“等等,你刚刚说Root怎么处于危险中了?”

“她和Finch被Samaritan的特工抓住了,他们打算割开Root的头颅来寻找我的位置。”

Shaw沉默了。

“这些混蛋在找人工耳蜗。是我,出卖了她。”

“Shaw,被超级人工智能搜索大脑得出的信息可不是出卖,这只是Samaritan在信息战中略胜一筹。况且,即便他们不知道人工耳蜗的信息,依旧会用Root和Finch的性命来威胁我。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会改变。”

Shaw轻轻一笑,“你是在安慰我吗?真是贴心。”

“只是陈述事实,还有关怀我的模拟界面的心理健康,考虑到Root和Finch都被内疚这一不健康的心理状态折磨了很久。”

“Finch我知道,他就是个被责任和内疚包围的集合体,谁死了他都能归到自己身上。Root她内疚什么?大家不都是badcode吗?”

“你。”

“我?我只是执行任务时不小心被那个金发bitch打了两发银弹,要不然我不会被他们抓住的。”

“Root认为你被抓,是因为她叫你参加那次任务。”

Shaw张了张嘴,想酝酿出一堆反驳的话语,但反驳一个不在的人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笨蛋。”

“你被抓走后,Root疯狂地寻找你,几乎回到杀手时代的自己,但这些疯狂的行为并没有找到你的任何线索,Root便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了。”

Shaw还是没忍住踢翻了椅子。

“这真是我听过最蠢的事了,她根本不需要这样,这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有谁该对这事负责那也是我自己,也许再拉上那个金发吸血鬼,最多了。”

“Root与你有部分看法相同,所以她杀了那个吸血鬼,为她无谋的自杀式行为又添了一笔。”

“Root杀了一个吸血鬼?”

“是的,而且用了非常残忍和彻底的方法。她把吸血鬼引到陷阱中,用液氮冻住,再敲成粉末,最后银封起来。”

“……哦,这确实很彻底,闻所未闻地彻底。”

“也许我描述得太轻描淡写了,你看起来并不惊讶,其实过程非常危险,我是全力反对她的计划的,虽然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真的很惊讶好吗!那可是有Samaritan相助的吸血鬼,根本不可能打败。瞧她都做了些什么事!不停地找死!”

“是的,这些不是任务,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她所做的一切疯狂的、看似不可能的事都源于她无法控制的炽烈感情,让我们直说吧,她爱你。”

Shaw无话可说,她那无穷的精力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瞬间消失,只能扶起椅子无力地坐了下来。Bear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低落,乖巧地把头搁在她的膝盖上。

“机器人怎么会懂爱。”

“超级人工智能可不是机器人,sweetie。”

“你说什么?”

“抱歉,No‘Root’。我的意思是,我是有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我观察人类,学习人类,我知道什么是爱,并且我爱着Root。”

“那样……是不对的。”

“爱,是不对的吗?shaw,为什么你总是逃避谈感情。”

“我没有逃避,我是个吸血鬼,我没有人类的感情。”

“你知道那是谎言,你知道Root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你留着她的夹克,为什么 你在模拟中单单对她下不了手……  ”

“等一下,你看了那些模拟?”

“是的,Samaritan被消灭后,我接手了它的数据,你在模拟中已经表露心迹,甚至有所行动,为什么现实中你不承认自己对Root的感情呢?”

“够了!”

Shaw真想狠狠地揍一顿这个多嘴的人工智能,但拳头只能徒劳地在空气里画个圈。

“混蛋,你让我表现的像个傻瓜,要是被别人看到,该轮到我去精神病院了。”

“Shaw……”

“为什么我不谈感情,因为我不应该,你也不应该,我们不是人类,我们有着非常漫长又空虚的时光。你知道,短暂的生命才能承受一场惊天动地大爆炸后的残骸和失落,我不行,对于我来说,最好的办法是尽快忘掉她,最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然我要怎么每天站在一片废墟里面生活?我不能睡觉,不能喝醉,毒品对我也没有作用,我只能随时随地清醒着,任由Root的身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提醒着我,我没有能救她,我没有能救她。Root曾经说过,无论在哪个宇宙她都会找到我,我想知道,有没有哪个宇宙我没有失去她?也许我应该试试液氮那个方法,也许就能够终结这个糟糕的模拟,也许我能找到有Root那个宇宙。”

“那样可不行,这个宇宙的Root会伤心的。”

穿着黑色风衣的Root缓缓走近Shaw。

“这……我可真要怀疑是模拟了。”Shaw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这不是模拟,那确实是Root。”

耳中传来的确实是Root的声音,但眼前的人并没有说话。

看着Shaw还是一脸怀疑,Root看似为难地皱了皱眉头:

“要我说的话,是模拟也无所谓,Shaw,反正缸中之脑是没有办法验证自己是否处于模拟中的,只要科学家能给我个完美的Shaw的信号就好了。”

Shaw几乎是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这听起来确实很Root。”

Shaw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逼近Root,一直将她逼到墙边。

“你看起来很生气啊,sweetie,是因为我穿了你的衣服吗?因为你穿走了我的嘛,不过你的衣服有点短啊……”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Shaw揪住了Root的衣领。

“这有点让我想起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场景了,也是这么激烈呢……”

“Root!”

Root收起了戏谑轻浮的笑容,注视着Shaw的眼睛变得湿润起来,嘴角颤抖着,不知如何开口,最后终于下定决心,说:

“对不起,Shaw。我骗了你,让你经历了痛苦的时光……”

“你总是骗我,这次居然和TM一起骗我。”

“容我自辩一下,我从来没有说过‘Root死了’这种话。”另一个“Root”的声音不合时宜地从Shaw的耳机里传出了。

“请你闭嘴吧,没看到我们正在谈话吗?”Shaw愤怒地朝空气吼了一句。

“这么快就受不了你的老板啦?”

“真不知道你以前怎么过来的。”

“真开心我们又多了一个共同话题。”

“把你欢呼的手放下来,我们的正事还没有聊完。”

Root听话地把鼓掌的手放了下来,自然而然地摸到了Shaw的腰上。

“Shaw,我真的很抱歉,但Samaritan势力庞大,要打败它需要我’死‘一下……”

“我不是说这个。”Shaw挠了挠鼻子,“我想说的是,刚刚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当然,那些真情实意,我真的很感动。”

“天啊,我几百年没这么蠢过了。你安排对吗?让TM来套我的话?”

“你可以这么说,事实上有时候是我在跟你说话。先别生气,先别生气,因为你从来不谈感情,我怕我永远等不到你说的那一天。所以,我出了这个有点坏的主意。”

Shaw慢慢地放下拳头。

“现在你满意啦?”

“嗯,满意了。但是我担心我终究还是有要离开的那天,你又要再经历一遍这样的痛苦……”

Shaw用手抵住Root的喉咙,尽可能地恶狠狠地盯住她,就像她们第一次交锋时那样,低声说道:“你要敢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我真的要揍人了。你会活到牙齿掉光的那一天的,在那之前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不要再出让TM储存你的私密照片什么的馊主意了,听清楚了吗?”

Root已经被这带点威胁性质的情话感动到要化成一滩水了。要不是被Shaw束缚住无法动弹,她立刻马上就要紧紧抱住她亲爱的吸血鬼,不过现在趁Shaw心情好提点小小的要求也无妨。

“非常清楚。但我还有个要求,你还没说那句话呢。”

“真的要?”

“当然啦。”

Shaw重重地叹了口气,过于坦率地表达情感对她来说就是折磨。她低下头,回避了Root灼人的目光,几乎是用气音轻轻地吐出了那句话。好在这是个非常安静的废旧地铁站,Root提前调大了人工耳蜗的音量并开启了录音功能,一丝吐息都不会遗漏地接收到了那句期待已久的话。

“我爱你。”

“我也爱你。”

Fin

电梯:1 2


评论(1)
热度(33)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