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直到某一天

2018年才入坑,沉迷肖根小半年,值此六一佳节,为肖根献上这个小文章,纪念痛并快乐着的美好入坑时光。

吸血鬼的Shaw,其他设定基本不变。

电梯:2 3

——————————

01

Shaw在等她的三明治。

摊位前只有她一个人。

毕竟这是凌晨六点、冷得要命的纽约。

“你要是敢放一点番茄酱,我就废了你的手。”

Shaw低沉的、恶狠狠的言语,比这清晨突袭的冷空气更令人哆嗦。

新来的服务生颤抖地放下了番茄酱料瓶,拿起了旁边的黄芥末酱料,胆怯地朝shaw投过一个询问的眼神,Shaw不耐烦地点点头。服务生在三明治上涂满两圈酱料,准备收手时,shaw不满地咳了一声。

“再来点。”

于是服务生尽力地在三明治的边边角角全部涂满了厚厚的黄芥末酱,shaw才让他停了下来。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食物了吧。

“别再让我提醒你一遍。”shaw接过三明治,把钱扔在了服务生面前,留下了一个令人畏惧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开。

浓厚的黄芥末酱混合着松软的面包在口中迸射,shaw喜欢这种感觉。至于味道,这种无论谁尝一口都会吐出来的食物对她来说,只是一点点的咸味还有恰到好处的辣味。原本shaw的味觉就不同于常人,或者说,原本shaw就不是一般人。

不过和一般人一样,最终shaw还是会把三明治吐出来,毕竟吸血鬼的那摆设一样的肠胃可消化不了什么碳水化合物。

尽管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助益,shaw还是愿意时不时尝尝“食物”,特别是在一个耗时整晚的跟踪行动之后,这种咀嚼的行为让她觉得放松和满足,那大量黄芥末酱换来的一点点咸味,让shaw能感觉到一点“人”的感觉。而且吃这种热乎乎的东西还有一个好处,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用来伪装嘴里呵出来的热气。那是人才有的,温度和呼吸。

Shaw一边大口咀嚼着三明治,一边快步朝自己的住所走去,天就快亮了。不同于传说,阳光并不会对shaw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她的确对白天有种抵触心理。在很久以前的时代,阳光下她没有血色的肌肤和看人类像看食物的眼神实在太显眼了,给她带来了很多不好的回忆。现代固然宽容很多,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根本不关心自己身边走过去的是什么生物,但shaw还是不喜欢白天。

Shaw回到了自己平平无奇的公寓楼,大部分住户还没有开始自己或是美好或是糟糕的一天。Shaw尽量和别人的时间错开,虽然她给自己制造了一个人类身份,但与人交流还是很麻烦的事,各方面都很麻烦。

“哦,早上好,detective shaw!”shaw刚走进自己住所那层楼,一个堪比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维罗妮卡。

尽管shaw已经尽量和她的邻居们老死不相往来,但最近不知为何,总是能碰到这位新搬来才一周的叫维罗妮卡的女人。当然,考虑到维罗妮卡就住在她的隔壁,一周打个两三次照面应该还在正常范围内。

维罗妮卡穿着深色的职业套装,保守的打扮难掩她性感的锁骨,shaw瞟了一眼赶紧移开眼神,朝她点点头,简单地回了一句:“早。” 

“哦,你是刚回来吗?侦探的工作一定很辛苦,但我相信一定也很有趣。不像我,一不小心有个随时随地喜欢发号施令的老板,‘维罗妮卡,保持手机畅通!’‘维罗妮卡,早上七点我需要在办公室看到你!’基本上个人生活就全毁掉了。”

Shaw看着维罗妮卡表情生动地模仿着自己的老板,淡淡地回了句:“老板都是些混蛋。”同时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她那双被丝袜包裹的美腿,可恶,真是条漂亮的长腿。

“你真是太好了,抱歉耽误你这么久,我得去赶地铁了,我的恶老板正等着我呢。”

维罗妮卡慌慌张张地小跑着离开了。

尽管shaw自称讨厌和人交往,但和维罗妮卡的几次见面感觉并不糟糕,大概因为她有张讨人喜欢的脸蛋。维罗妮卡是某个政府部门的小雇员,有着甜美的声音和看起来很无辜的大眼睛,还有一点神经质,紧张的时候会很多话,语速会变得很快。经过调查后,shaw给维罗妮卡盖上了普通人的“印章”。

不光是维罗妮卡,这幢公寓里其他42名住户都被shaw暗中调查过了,以确保对自己没有威胁。今日不同往昔,吸血鬼已经不再是黑夜里主宰,再强大的身体在人类一发RPG面前仍旧会碎成渣滓,何况还有个永远解决不了的敌人——银。人类才是吸血鬼最大的敌人,更糟糕的是他们热衷于研究吸血鬼不老不死的特性,世界各地的研究所都在高价收购活体吸血鬼,落入人类之手会让你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活死人”。

Shaw回到自己的住所,所有的窗户都覆上了厚厚的窗帘,房间里一片黑暗,但对shaw来说正是休息的最好环境。吸血鬼不需要睡眠,但脑子必须要有放空的时间,否则很容易疯掉。Shaw的休息方式是,在黑暗中拆解清理枪械。

她把自己最喜欢的武器分解到最细小的零件,再一个个组装起来,这套动作她熟悉到可以闭着眼睛完成,只需要听到各个部件咔嗒咔嗒严丝合缝组合起来的声音,就能让脑子能够达到一种沉静的状态。

做完这些后,shaw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瓶啤酒,打开电脑联系cole。

“嗨,shaw,昨晚过得怎么样?”

“大概比不上你,毕竟我一动不动盯着个傻逼盯了五个小时。收到照片了吗?”

“是的,我已经发给顾客,今天应该会有个满意的答复。嘿,我一直有个问题,你又不会喝醉,喝酒对你来说还有什么乐趣?”

“我还是可以品尝美酒的。”

“我可不觉得没有味觉的吸血鬼懂什么美酒。”

“酒的辣味是一种痛觉,我特别懂得欣赏的那种。”shaw仰头灌下去整罐啤酒。

“好吧,今晚你能过来我这里一下吗,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下个案子。”

“没问题。”

至少在职业问题上,shaw是诚实的,她确实是个“侦探”,或者说在做侦探的工作,毕竟她没有任何营业执照。Cole出面接各种案子,她负责行动。Cole还会帮她搞来新鲜的血液。这就是生活在纽约的好处,无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会有人帮你搞到。Shaw从冰箱里取出一个血袋,插上吸管,在心中为纽约城干杯。

傍晚时,shaw裹上自己的黑色风衣,准备去cole的基地汇合,出门时又碰到了维罗妮卡。一天见到两次?好吧,这就有点频繁了。

维罗妮卡在家门口翻找着自己的提包,嘴里不停地咕哝着“我真是个白痴。”听到关门的声音,她抬头看了看shaw,似乎很想欣喜地打个维罗妮卡式的啰嗦招呼,但眼下尴尬的情形让她笑得很不自然,简单地“嗨”了一声,就继续在自己的包里翻翻找找。

Shaw知道自己应该直接走掉,但是她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不知所措的维罗尼卡像是路边遭受遗弃的小狗一样,虽然对方并没有求助,但那微蹙眉头下无助的眼睛看向shaw的瞬间,shaw就无法坐视不理。Shaw搔了搔额头,放弃般了叹了口气,走到维罗尼卡身边。

“怎么了?”冷淡的语气并不是像要提供帮助的样子,倒有点恐吓的意味,维罗尼卡显然有点被吓到的样子。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我太蠢了,找不到进门的钥匙了,我记得我是带了的。”

“管理员鲍勃那里有备用钥匙。”

“那个平头的大胖子吗?听说下午救护车过来把他接走了,心脏病复发。”

鲍勃啊,人类是不能一刻不停地吃的。shaw在心中哀叹,她住到这里不过一年,已经看到鲍勃被救护车拉走三次了。

“你是要出门吗,shaw?没关系,我能解决这个,我的钥匙一定是躲在包的某个夹缝里。我现在假装找我的手机,然后钥匙很快就会出现。你知道,你想找到什么东西,就要假装它根本没有丢。”

已经语无伦次了。shaw翻了个白眼。

“你的窗子关了吗?”

“啊?没有吧……”

“好的,在这等着。”

Shaw回到自己住所,从窗台外轻轻一跃,跳到了维罗尼卡的窗台上,进到房间,走到门口,打开门。

薇罗尼卡散发的喜悦和感激像强光一样晃得shaw睁不开眼,想要逃跑的她又被薇罗尼卡小狗一样眼神牵制住——“就喝杯咖啡好吗?求你了,我真的很想谢谢你。”

与人交往真是麻烦,一旦发生了接触,就会有来有往,没完没了。但shaw还是坐下了,坐在维罗尼卡棕色的皮质沙发上,一边看着她的背影,一边检讨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维罗妮卡端来的一杯香浓的咖啡,一种shaw很久没有喝过的饮料,尽管尝不出味道,但shaw喜欢咖啡的香气,能勾起她对故乡的遥远回忆。

维罗妮卡局促地坐在侧边,紧张地看着shaw咽下一口,小心地发问:“怎么样?我买的是现磨咖啡豆,但其实我也无法知道是不是现磨的。是不是冲调的水温太高了?这个我总是把握不好,水温太高会有点偏苦……”

“很好喝,真的。”shaw打断了喋喋不休的维罗妮卡,又赶紧喝了两口表达对咖啡的赞赏。

突然,一股刺痛如电流般直冲shaw的大脑,仿佛有人拿着刀片在她的脑子里乱搅,让她失去对身体的控制。Shaw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难以相信始作俑者是这个仍旧笑吟吟地看着她的维罗妮卡。

“看来你并不是很喜欢我的咖啡,洒了一地呢。不过神经毒素能对你起作用我还是很高兴的。”

维罗妮卡斜倚在沙发上,右手撑着下巴,看着shaw在地上扭曲着、挣扎着想要夺回身体的主动权,眼神中的愉悦和刚刚相比没有丝毫变化。

“吸血鬼真是令人赞叹,这个药量已经可以杀死这栋楼的所有人了。”维罗妮卡起身,走到shaw的身边蹲下,拨开挡在shaw脸颊上的一缕头发。“但是,我现在真的需要你乖一点,”她拿出了电击枪,“有点粗鲁我知道。”

一阵哔哩哔哩后,shaw的身体彻底停止了工作。

 

Shaw的心中充满了愤懑、羞耻,还有许多已经快要忘掉的情绪一起蜂拥进shaw早已停止跳动的心房。一个生存了几百年的吸血鬼,被一个柔弱的人类下毒、电击,像尸体一样拖来拖去,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Shaw在心中盘算中,一旦自己恢复行动,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位维罗妮卡女士。

维罗妮卡用她细长的胳膊费力地把shaw的身体安置到一把座椅上,用束线带捆住她的手脚。

“好了,你终于坐下了,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

维罗妮卡蹲在shaw两腿之间,胳膊撑在shaw的大腿上,脸几乎要贴上shaw的脸,shaw甚至可以感受到她温热呼吸和身上的香气。

“我知道这不能束缚你很久。顺便说一句,我调查了一下你,我可是你的粉丝呢!我真的非常抱歉在这样的情形下与你对话,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慢慢取得你的信任了,说实话,你的戒备心真的有点太强了。”

Root的声音还是一样又细又软,结尾还带着激动的小颤音。

“这可不能怪我,用谎言来取得我的信任并不是好办法,对吗,维罗妮卡?”

“你这么说可就伤着我的心了。”维罗妮卡嘟着嘴,摆出一副受伤的模样,“我承认,找不到钥匙那段表演是有点浮夸了。但除了名字,我可没有对你说什么谎。还有,你可以叫我Root。”

Root?听起来比维罗妮卡还要虚假的名字,这个女人也许从源头就是由谎言组成的。Shaw瞪着Root,非常明确地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愤怒,这是她最擅长的——用cole的话说——用眼神杀人。但在Root那蜜糖色的、湿润的、狂热的大眼睛里,shaw的愤怒仿佛是个玩笑,没有起到一点震慑作用,这让shaw更加愤怒。

“好吧,我们还是先谈正事。”Root结束了这场黏稠的对视,无法调动颈部肌肉的shaw松了口气,然后心里马上涌起一股挫败感。

Root拿出手机,调出一张老年白人男子的照片展示给shaw。

“奥利弗·欧朗,欧洲富豪,晚期癌症患者,金钱并不能帮他续命。他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出资进行吸血鬼的研究,目的当然是想长生不老。对你来说不是新鲜的故事了吧,shaw?”

“老掉牙了,总有些人活不够的样子。但是我已经有一百年没听说有新的吸血鬼转化成功的。”

“那可真替奥利弗遗憾。不过他并不打算放弃,正在全世界捕捉、收购活体吸血鬼。然后,你被他看上了。”

“这不可能。”

“我知道,你的朋友cole帮你抹除了所有的记录,包括监控、录音等一切资料。你平时行动非常小心,从不展现自己的异能。你们做的很好,但并不是天衣无缝,特别是cole为你采购血液的途径,真的不怎么样,虽然他转了几手,但终究是有据可查的线路,特别是当中还有些他信任的‘朋友’参与其中。”

“cole被出卖了。”

“显而易见。”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介意帮我松绑吗?我得赶紧跑路了。”

“事实上,如果你愿意逃走,我可以为你准备完美无瑕的路径。但是,我告诉你的这些消息,是我今天早些时候刚刚得到的,从cole和你的秘密基地那里。”

Root轻点几下,调出了一个视频,cole在视频中被捆住手脚,嘴被塞住,三个带着头套的家伙站在旁边,一个举着枪指着cole,一个揍着cole,还有一个举着个写着一个地址的牌子。

Root感觉到气氛变了,屋子里顿时充满了危险的野兽气息,自己好像是个在森林里的小兔子,正傻乎乎地把自己柔软的脖子留给大型食肉动物们。

Root 舔了舔嘴唇,克制住想要颤抖的本能,努力保持无所畏惧的笑容。

“不需要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detective shaw,并不全是坏消息。多亏了这个视频,我才能找到幕后主使,搞清楚对方的底牌。正如我之前说的,他们的目的是你,这完完全全是个陷阱,针对吸血鬼的陷阱。”

“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我的建议是,你躲到我为你提供的安全屋里,等到事情解决以后再出来。”

“所以,你去救cole?”

“我有些非常不错的帮手,是那种道德高尚的好人,是的,我们会把cole救出来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发生地太快,Root并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发生的,从结果看就是shaw恢复的行动力,挣脱了束缚,掐着Root的脖子,把她死死地抵在餐桌上。

Root腰弯成了非常不舒服的姿势,背下还搁着餐具。她感觉Shaw掐着脖子的手似乎变成了兽爪,自己的脖子被非常尖利的东西顶着,薄薄皮肤下的颈动脉像气球一般,一戳就破。

小兔子真的上了餐桌了,Root 心想。

“我们的关系发展地也太迅速了,放轻松,我可能忘了说了,我是来救你的。”

Root纤长的手覆上了shaw冰冷的、如同凶器的手,shaw的心仿佛被难以言喻的东西戳了一下。以人类的标准来说,Root的手温度也太低了,但对于shaw而言,仍旧算是温暖的。但当下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Shaw从Root的耳朵里拿出了一个耳塞。

“这是什么?从刚才开始就非常吵。”

Root笑了起来,“你真是令人惊叹。居然能听见这么细小的声音。还记得我说过的恶老板吗?”

Shaw把耳塞扔掉,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你到底是谁?”

“想救你的人。”

“我不相信你。你也知道我是吸血鬼,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事实上我看到你喝血了,从你白色的小冰箱里拿出血袋,插上吸管,比我想象的要可爱许多。”

“你监控我?什么时候开始的?”

“到这里的第一天喽,想多了解下我的邻居嘛。”

Shaw想起Root第一天搬来的时候,送给她一个黑色布娃娃作为礼物,就被她扔在沙发上。因为自己已经调查过“维罗妮卡”的身份,所以对她送的东西并没有怀疑。真是不可原谅的大意,但这同时带来新的问题。

“所以说,你在并不知道我是吸血鬼的情况下来接近我,为什么?”

Root停顿了一下,“嗯,这有点复杂。我的老板告诉我,你卷入一场犯罪活动,我并不知道你是犯罪分子还是受害者,所以进行了一些调查,现在我知道了。”

“你应该编个靠谱点的理由。”

Shaw一拳打在了Root的脸上,她已经非常手下留情了,否则Root不可能只是晕过去而已。

Shaw无法判断Root的目的,显然Root也不打算据实相告,现在可没有时间玩审问游戏。shaw把Root绑在自己刚刚被束缚的椅子上,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边收拾武器装备,一边在脑中酝酿计划。

营救任务在shaw的日常工作中时有发生,只不过这次要救的是cole,shaw叮嘱自己冷静下来,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按计划行动。

 

马克斯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绑架、勒索、撕票,算是雇佣兵接的活中相对轻松的那种。但这是他第一次到美国,很想去看看自由女神像、逛逛中央公园什么的,而不是和同样无聊的同伴一起,看着这个绑在椅子上的无趣男人。这个男人刚刚被推去做了什么手术,现在肚子上的缝合线还渗着血。不算太糟,至少还活着,等一会儿就不一定了,等到目标人物出现时这家伙的命就无所谓了。

砰砰砰,无聊的等待被数个爆炸声终止了,房间外枪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但听起来都是他们自己的人。嘿,搞什么,我们不是欧洲最厉害的雇佣兵团吗?马克斯想起三个月前拉自己入伙的芬恩的话,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容不得马克斯后悔了,房间的门被砰地炸开,他与同伴一起迅速扫射门口。一阵密集的子弹后,队长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马克斯握紧发热的枪管,直觉告诉他,他们什么也没有打到。

他们围绕着肉票站成防御性队形,持续搜寻入侵者。

一发子弹正中马克斯身边队友的脑门,马克斯胡乱地向子弹来的方向射击。然后又是一个,又是一个,幽灵般的入侵者迅速从不同的方向射出子弹,很快就只剩下马克斯一个人。这不可能是一个人干的,马克斯放弃了反击,他抓住肉票,用枪顶着他的脑袋,绝望地叫喊:“不想这家伙死就出来!”

令马克斯惊讶的是,只有一个小个子的黑发女人从硝烟里现身了。她扔掉了枪,双手高举,低沉的声音像利箭一样穿透空气,传到马克斯的耳朵里:

“小子,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我已经后悔到肠子里了,马克斯苦涩地想着。

“其他人呢?”

“只有我一个。”女人边说,边缓缓向马克斯靠近。

“停下!我说停下!听着,我只是个雇佣兵,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抓这个男人,但我不想死在这里,所以我放了他,你放了我,成交?”

“不错的交易,但是……”

马克斯看到女人瞬间从五米远的地方出现在自己面前,掐住自己的脖子举了起来。枪早就从手里掉了,他只想拼命扒开这个女人的一根手指,给自己争取一点空气。

“……我不和人做交易。”

 

“cole,你看起来可真惨。”shaw扒开绑住cole的绳子,“现在我就带你出去,你想要我背着你,还是公主抱?”

cole满是血的脸上扯出一点笑容。

“那就背着吧,你的脚可能会在地上拖着,可不要怪我。”

“shaw,他们在我身体里放了东西。”

“出去了我们就把它弄出来。”

Shaw扶着cole站起来,踉踉跄跄的cole几乎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站住。就在shaw准备背他时,他突然用尽全力扑到shaw的前面,护住shaw。

老式猎枪的声音在shaw的耳边炸开,是吸血鬼猎人。

Shaw迅速带着cole躲进掩体。

Cole的背后全是血,是霰弹枪的伤口。

“替我挡枪?你知道我是吸血鬼吧。”

“那是银弹。”cole虚弱地说。

Shaw知道,前面那些雇佣兵只是幌子,真正的敌人现在才出场。

“你总喜欢做这些逞英雄的事。”

“嘿嘿。”cole傻笑,“只是在你面前……”

shaw愣住了,她以前没有和cole谈过这个,感情是她不擅长的、也不应该谈的东西。但以后也不会有机会,cole突然爆炸了,鲜血混着碎肉渣将shaw从头淋到脚。

这些混蛋在cole的身体里装了炸弹啊!

爆炸的响声在shaw的脑袋里挥之不去,像锤子一样敲打着Root的神经,她抹了一把沾眼睛上的血,这像吸血鬼的盛宴一样的场景让她无比恶心。她只知道现在非常需要杀掉门口的吸血鬼猎人,杀掉遇到的每个混蛋,最好让整个世界下地狱。

但shaw没有办法这么做,她刚想站起来,就一头栽在了cole的血肉里。随着cole一起爆炸的还有藏在他身体里面的毒药。Shaw在地上痉挛、挣扎,被鲜血沾到的地方灼烧一般的疼痛,cole的一截肠子就躺在她的不远处,仿佛在嘲笑她的这幅蠢样子。

吸血鬼猎人提着猎枪走到shaw的身边。

“真没想到这么容易,省了我好多银弹。把电网拿来,对于这种怪物需要双重保险。”

傲慢,shaw讨厌吸血鬼猎人,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朝他脑袋上来两枪。

似乎在回应shaw的愿望,随着两声枪响,吸血鬼猎人应声倒下。

“我的sweetie今天不需要来两份毒素加电击的套餐。”

一席褐色的长发飘荡在眼前。

“Root?”

“想我了吗?下次和我玩捆绑游戏,最好事先通知我,并在我清醒的情况下。”

Root换掉了“维罗妮卡”的职业套装,取而代之的是牛仔裤和黑色皮夹克,看起来顺眼多了。虽然言语轻佻,她的情况并不乐观,胳膊和腹部都在流血。

“别担心,后援很快回到。”

Root擅用双枪射击令shaw颇感意外,那小细胳膊实在不像能举枪的样子。Shaw痛恨自己只能这样躺在地上,迟钝的意识像从水里看外面的世界一样,声音和画面都模糊不清。Root勉力撑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大个子出现了,他们一起把shaw带了出去,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在外面的车里等着他们。

“相信我,已经没事了。”这么说着的Root非常温柔,是shaw没有见过的。是受的伤让她没有调侃的精力了?shaw不知道,但她没有办法忽视Root额上的鲜血,今天看的血太多了,就算作为吸血鬼也看呕了。

下车后,Root就不见了。

Shaw得到了两位男士恰当的照料,他们显然非常了解她的情况,戴眼镜那位甚至向shaw发出了工作邀请。

“鉴于你目前的失业状态,我可以向你提供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

“真的?你知道我前雇主被人在肚子里塞了炸弹吧。”

“那不是你的错,而且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应对这种情况。我可以帮你彻底隐藏踪迹,从可靠的渠道提供血浆。我们所需要的,是你强大的能力。”

这位戴眼镜的小个子男士看起来弱不禁风,一条腿行动不便,但有着非常坚定的眼神,shaw不讨厌他,而且从他身上昂贵的手工西服来看,应该是个颇有实力的老板。但shaw现在有必须要做的事,这些事可以等欧洲旅行回来之后再说。

不过有件事可以先了解一下。

“告诉我关于Root的事。” 

—————

电梯:2 3


评论(12)
热度(47)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