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终章)

第十一章

一桶冰水浇在了Root的脸上,把她从无意识的海洋里硬是拉出了水面。她像溺水的人一样呼吸挣扎,却被手脚的枷锁绊住,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两名杀手把她拽起来,押回了椅子上。

Root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绳索,苦笑道:“看起来每个人都想把我捆起来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胖女人走近Root,“又见面了,Groves法师。”

Root认出了她,甜美地一笑,“那我就再次跟你说一遍,叫我Root。”

“好吧,你可以叫我Control。“Control把Root脸上被水沾湿而黏住的头发拨开,闲聊般地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抛弃旧名,据我所知,精灵还挺重视家族名号的。”

Root发自内心地鄙夷Control虚假的表演:“因为我要做的事会背叛所有人。这是被诅咒的力量,你不会想要的。”

“既然你提到了,那我不得不说,没有谁比我更适合什么被诅咒的力量了。军情七处做过的肮脏事情早就被诅咒千百遍了。”

Root盯住Control的眼睛,“就像我上次说的,邪能不是用来部落联盟之间过家家的玩具,你们不配得到它,也无法得到它。”

“那可就有趣了,你是部落的人却不打算帮助部落?那你是要与联盟、部落同时宣战,统治世界吗?”

Root笑得前仰后合,牵动了刚刚Shaw打在脸上的伤口,让这个笑容显得诡异又疯狂。“真是可爱的想法,简直和你们暴风城的安度因小王子一样可爱。”

Control捏住Root的下巴,扼杀住她的笑容,“那你究竟想干什么!”

Root眼睛依旧充满了笑意,用她毫无威胁的、软软的声音回答:“当然是拯救世界啦。”

————————

Shaw的身体比意识更早醒来,在能动弹的瞬间,立即出手扼住眼前人的喉咙,却被眼前人抓住胳膊狠狠地摁倒在地。

“不要激动,你的治疗还没结束。”

“不要这么粗鲁Mr Reese,Ms Shaw有伤在身。”

Reese愤慨地看着Finch,“你被她掐脖子试试,这女孩力气大得很。”

直到Bear过来舔自己的脸,Shaw才搞清楚状况,显然Finch和Reese救了她。他们在一个荒芜的山坡上,从灰蒙蒙的天空和污浊的空气来看,应该还在东瘟疫之地,不过已经离开了斯坦索姆。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Shaw已经清醒,Reese松开手,扶Shaw站起来,“你受了很重的伤,我们赶到的时候,教堂已经被食尸鬼围住了。但几个亡灵堵在门口保护了你,一直到我们把你带离斯坦索姆。”

Shaw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她知道那些亡灵是她的家人,一种遗忘许久的感情带着酸涩涌上了喉咙。她咳嗽了一声,把这种感情咽了下去,现在她需要关心一个活人。

“我是问你们怎么回事。刚刚一个胖女人冲进来把Root带走了,她还拿着你的通讯器,那是谁啊!你们干什么去了!”

Shaw的质问让Finch有些瑟缩,他几次张嘴想解释,都被Shaw咄咄逼人的气势给憋了回去。直到Shaw把怒气一股脑地发泄完,Finch才慎重地开口:

“Ms Shaw,我知道你很生气,我很抱歉我让你陷入了危险之中。那个胖女人应该是暴风城军情七处的Control,她对邪能的力量垂涎已久,一直试图从我这里找到突破。今天早上她突袭了我的秘密住所,我的布莱恩通讯器就是在那时候丢的,你的通话恰好被她听到。等我们找到矮人布莱恩读取你的留言时,显然已经有点晚了。”

Shaw的怒气随着刚刚的两声怒吼已经发泄完了,她并不生Finch的气,更多地还是气自己眼睁睁地看着Control把Root绑走。听完Finch的话,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她需要更多的情报,完备的计划,不过在此之前,她需要解答一个自己的疑问。

“Finch,你可以使用邪能吗?”

“并不能。”

“那Control为什么要抓你?”

“因为我知道如何使用。”

“那么,是你教Root怎么使用邪能的吗?”

Finch语塞,他扶了下单片眼镜,说:“我只是把我的知道的告诉了她,Ms Groves非常聪明,但同时想法非常激进。她对上古之神的担忧我很赞同,但是用萨格拉斯来……”

“这段我听过了。”Shaw打断了Finch,“告诉我怎么使用?” 

Finch为难地搓了搓手。

Shaw不耐烦地说:“你知道Root去偷袭太阳井的事吗?她已经着急到对自己的族人下手了,我想知道为什么。放心,我对这玩意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Finch缓缓地开了口,“邪能是非常黑暗的力量,基本是靠生命力来换取的。就Ms Groves的情况而言,她把自己献祭给了萨格拉斯。”

“献祭?Root还没死呢。”Shaw非常克制地不向Finch大声嚷嚷,之前的怒吼似乎把他吓到了。

“Ms Groves用自己的生命力来换取邪能的力量。她是精灵,你知道,拥有非常长的生命。”

Shaw难以置信地摇摇头:“我还以为Root很聪明呢,居然用自己的生命……”

“这是唯一短时间内获得强大力量来召唤萨格拉斯的办法。问题是,邪能是一种会侵蚀使用者肉体和精神的力量,使用者会逐渐被力量控制,失去自我。我想Ms Groves非常清楚这一点,血精灵的凯尔萨斯王子就是这样堕落的。”

“现在我可以肯定这家伙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聪明。”

“我想,Ms Groves已经发现自己逐渐被侵蚀了,所以加速了召唤萨格拉斯的进度,以至于走了一招想利用太阳井来召唤的险棋,事实证明这确实太冒险。不过就目前情况而言,最重要的是,Ms Groves已经取得了一小块萨格拉斯的灵魂碎片,她随时都可以召唤虚空中的萨格拉斯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Shaw最终还是大声嚷嚷了出来。

Finch往后退了一步,“我和Mr Reese在达拉然发现,Ms Groves从监狱取走的并不是普通的神器,上面附着着萨格拉斯的一小块灵魂碎片。如果不能用太阳井召唤,也许她打算用自己来作为召唤萨格拉斯的媒介,就像以前萨格拉斯的灵魂附在艾格文法师身上一样。”

Shaw感觉自己的头比刺了一刀的背还要痛,“不用解释那么多了,Finch,只要告诉我Root会怎么样。”

“如果萨格拉斯的灵魂成功的进入Ms Groves的身体,她会死,我们可能会死,但是上古之神……”

Shaw揪住Finch的法袍衣领吼道:“别管那些还在地底的东西了,我们必需找到Root!”

————————

Root有点怀疑刚刚听到的尖叫声是不是自己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发出这种凄惨绝望的叫声。忽然,眼前的火焰消失了,她还坐在椅子上,心脏像科多兽跑过的地面般轰隆隆地震动,被绳子勒住的手臂磨出了鲜血。

Control满意地看着她,“就算是幻觉,但你的脑子可是认定了你刚刚被黑石山的熔岩烧得体无完肤。再来几次,你不死也会疯的。”

这种手段Root已经在紫罗兰监狱看得多了,意志薄弱的人来个两回就差不多了。她虚弱地挤出一个微笑,“试试呗,我也很好奇会怎么样。”

“不知道Harold Finch能撑多久。”

Root脸色骤然冷了下来,“Harold是个好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Control得意地撇了下嘴,“所以,你可以把你知道的关于邪能的一切都告诉我,我就不会去打扰Finch法师了。”

“你以为你能控制这个力量吗,到头来是力量控制了你。你们的阿尔萨斯王子,我们的凯尔萨斯王子,全都是力量的牺牲品。”

“是是是,力量的牺牲品,权力的牺牲品,这样的话大家都会说。”Control抬起Root的脸,“这是必要的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得到什么,就必需牺牲点什么。你付出的代价是什么,Root?”

Root勾起了嘴唇,“你不会知道的。”

Control恶狠狠地甩开Root的脸,“我真是讨厌你这种倨傲的态度,你为什么不干脆用邪能之火把在场的人烧死算了。哦,你不能,否则也不会被Sameen Shaw一个普通的战士给制服了。”

Shaw的名字让Root心头一颤。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忍住没有问Shaw的事,毕竟多一个让敌人掌握的弱点,对Shaw和自己都不是好事。但她还是很担心Shaw,虽然她自己的情况可能更需要担忧。

“说起来,她在哪里?我是说那个打晕我的人类战士。”Root知道自己问得还是非常突兀,必然引起了Control的好奇。但如果还得要继续在这张破椅子上待一会,她必须知道Shaw的情况。

“你是在关心一个人类吗,血精灵?”

“关心一个打晕我的人,别开玩笑。我只是想知道她怎么了。”

“那就是关心。我不知道Sameen Shaw跟你有什么关系,但显然是个能与你做交易的砝码。真有点后悔把她丢在斯坦索姆喂食尸鬼了。”

Control的话让Root无法再继续假装不在意了,从被抓住开始,她第一次表现出了动摇。她颤抖地追问Control:“你说什么?”

Root的动摇让Control非常惊讶,没想到这场乏味的审讯竟然在这里有了突破,她饶有兴味地欣赏着她泫然欲泣的表情,打算更进一步刺激这个似乎一直都无所畏惧的血精灵:

“我是说,她死了,被斯坦索姆的食尸鬼啃了个精光。”

“她是个人类,是你的同胞,你怎么能……”

“甜心,你看起来很伤心。我并不想杀她,但是她挡在那里了,我不得不这么做。”

愤怒让Root血液沸腾,悲伤让她浑身颤抖,恐惧使她手脚冰冷。她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伤害,但从未想到会最先伤害Shaw,毕竟她一直以来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小豹子。现在,她守望的时间已结束,不曾说过话也没有机会再说出口,要做的事也只剩下一件。Root再次笑了起来,泪水还在她的眼眶里打转,没有了余裕,没有了的优雅,只剩下和这个世界一起燃烧的愿望:

“你说我不能使用邪能,但实际上是我不愿意,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支付代价。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第十二章

“冷静点Shaw!”Reese抓住Shaw的手臂,“我们也不知道Control把Root带去哪里了!”

Shaw松开了Finch:“你们不是能追踪Root吗?快让你的大法师想想办法!”

“我们不能!除非Ms Groves使用邪能……”

Finch的话没说完,他腰间的配饰发出了莹莹绿光。Finch不再跟Shaw解释,立刻用手指在空中画出法阵,很快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Ms Groves在鹰巢山。”

Shaw摩拳擦掌,“好极了,我们现在就过去。”

“Ms Shaw,你刚刚可是受了致命伤,我们应该先找个牧师。”

“等我们回来再找也不迟,赶紧传送我们过去!”

“哦……”Finch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很抱歉Ms Shaw,我刚刚找你时使用了传送门,短时间内无法再次使用。”

“真希望换个时间发现法师也不是万能的。我跑过去算了。”

“不需要。”Reese吹了一声口哨,两只狮鹫很快从空中降落到他们面前,“我们可以飞过去。”

“Reese,说真的,你是不是当过兽栏管理员。”Shaw迅速爬上一头狮鹫。

“没有,不过作为艾泽拉斯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必须提醒你一下,不要惹毛了狮鹫,他们会把你从空中甩下来。”

鹰巢山与东瘟疫之地相隔不远,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飞到了苍翠青山的上空。Shaw刚想问问Root具体在哪里,半山腰上的一个显眼大缺口指明了路标。

“你们觉得那个绿色的大球是Root弄的吗?”Shaw在空中问坐在Reese身后被风吹得七荤八素的Finch。

“我认为是的,希望我们来的不会太晚!”

他们降落在了绿色光球的附近,比从空中看起来范围更大,已经看不出来这里原来是什么模样了,光球遍及之处都是一片焦土。

“Root在里面吗?”

“是,这应当是以Root为中心形成的能量聚合,当这个能量球聚拢时,萨格拉斯的召唤仪式就完成了。”

“好极了,Reese麻烦给我施个圣盾术。”

“抱歉,圣盾术只对我自己有效。”

Shaw白了Reese一眼,“没想到圣骑士也这么不靠谱,那把你盾牌借我一下。”

“Ms Shaw,你不会打算冲进那个能量球吧,那可是邪能的聚合体……天啊,她冲进去了。我们该怎么办,Mr Reese?”

Reese耸耸肩,“别问我啊,我一般就站在你身后不说话。”

“好吧,我试着构建一个保护罩帮助Ms Shaw拖延下时间,否则等会儿部落和联盟都会冲过来了。”

————————

Shaw冲进绿色能量球,本以为会遭遇到巨大的冲击,结果却在柔软地落叶层上差点跌了一跤。Shaw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冲进了什么传送门,这里与永歌森林的风景非常相似,除了远处如同世界末日般黑乎乎的天空和令人不安的轰隆隆的巨响。

Shaw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显然那片看起来越来越近的黑色不是什么好选择。没走多久,Shaw就在湖边看到了坐在一截木桩上的Root,穿着第一次见到她时穿着的红色法袍,披散着长发,而且右耳完好无损。

“Root?”

Root转过身,眼角还带着泪水,难以置信地看着Shaw,转而又笑了出来:“终于见到你了,看来死亡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不,我还没死呢,你也没死。但是如果你不停止召唤萨格拉斯,那就不好说了。”

“等等,你没死。”Root眨了眨眼睛,“那为什么你在这里?”

Shaw摊了摊手,“因为Finch说你要召唤萨格拉斯,我打算阻止你,所以我冲进了一个绿色的光球。我记得是这样,但不知道怎么到了这个看起来像永歌森林的地方。还有你的耳朵……”

“这里是我的内心世界的投射,你必须赶紧离开这里。”Root焦急地抓住Shaw的手,远处轰隆隆的声音又近了一些,这回Shaw听出来了,这是树木倒下的声音。“等黑暗吞噬掉这里,萨格拉斯的灵魂召唤就成功了。”

Shaw反手抓住Root,“同时你也就死了,对吗?”

“并不完全正确,消失的是我的灵魂,身体会晚一点,我猜萨格拉斯可能会上用一段时间……”

“Root,我可是认真的!”

Root不忍直视Shaw率直的眼神,她低着头,缓缓地说:“Sameen,我必须这么做。这对艾泽拉斯来说很重要,一旦上古之神污染了艾泽拉斯的星魂,我们的世界就彻底结束了。”

“不,你没有必要这样做,为什么要你一个人来担负这个世界?这是个坏主意,没有人会感谢你,到时大家只知道你是把恶魔头子弄到萨格拉斯来的人,没人会管上古之神什么的。”

Root挑了挑眉毛,“也许吧,还好我不在意这些,毕竟我已经是部落、联盟两边的通缉犯了。”

“我在乎。”Shaw抓紧Root的手,“我可不想待在用你的牺牲换来的世界,那种世界就让它完蛋好了。我希望你活着。”

成排的树木不停地倒下,黑暗不断逼近湖岸。Shaw把盾牌插在地上,坐在了Root刚刚坐的木桩上,“总之,你不走我是不会走的。如果你还要考虑一会儿,就让我先歇歇,我的后背被刺了一刀,现在还痛着呢。”

“求你了Sameen,现在走还来得及。”Root快要哭出来了。

“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你可不要想着把我弄晕了再踢出去这种主意了,我不会再上当了。”

Root被Shaw逗笑了,眼泪却控制不住流了下来。“Sameen,我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召唤仪式了。”

“那看起来我们得死在这里,也不坏,这里风景不错,而且还有你在。”Shaw示意Root坐到自己旁边,帮她抹去泪水。

Root握住Shaw的手,“死前的时光能和你渡过,我真是太幸运了。我已经活了很久,但遇到你之前的时间仿佛都不存在一样,那么的无趣单调。”

“也许你可以和我谈谈你伪装成不同种族接近我的那段时间多么有趣。”

“你,你知道了?”

Shaw笑起来:“怎么,你还指望每次一夜情后,我的脖子上都会留下咬痕这件事我注意不到?”

Root涨红了脸,“我很抱歉我表现得这么愚蠢,也许是漫长的时光让我的情感变得有点奇怪。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在我的心中如此重要,从在战场上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

“我也是。”Shaw轻轻地说。

最后一棵树已经倒下,黑暗近在咫尺,马上就要将她们吞噬。Shaw与Root十指交握,手指紧紧地纠缠住对方,等待死亡的来临。

但围绕着她们的一小片光亮始终没有消失。

“Root,我们死了吗?”

“看起来没有。但即便召唤仪式不成功,我们也应当被邪能炸个粉碎才对。”

“哇哦,听起来很激烈。总之应该不是像这样傻傻地坐在木桩上。你觉得是不是Finch做了什么?”

“Harold在外面?”

“当然,要不我怎么找到你。”

“那么他确实可能延缓了召唤仪式,他曾经得到了绿龙的祝福,有控制时间的能力。他在为我们争取时间,也许我现在可以试着把萨格拉斯的灵魂送回虚空。”

“太好了,赶紧试试。”

Root非常犹豫:“Sameen,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但这次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如果这是拯救艾泽拉斯的唯一办法,那我就是在毁灭世界。”

Shaw用额头抵住Shaw的额头,“听我说Root,这从来就不是你的错。如果这是艾泽拉斯的危机,那应该由所有人一起承担,牺牲一个人来拯救世界的做法实在太卑鄙。如果要我说的话,去它的世界,我只要你活着。但这是你的决定,无论你打算怎么做,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谢谢你,Sameen。”

巨大的爆炸声在鹰巢山上空回响,好在Finch事先在周围布下了防护罩,爆炸的影响只局限在了很小的范围内。在爆炸的中心,是用盾牌护住Root的Shaw。

“成功了吗?”

“我觉得是。”

“好,世界暂时还没有完蛋。”Shaw朝躲在石头后面的Finch和Reese挥挥手。

“不过可能离完蛋也不远了。”Root帮Shaw掸了掸头上的泥土,她的小豹子灰头土脸的,但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可爱。

“你还真是个悲观主义者。”Shaw擦去Root脸上的血迹,那是她之前受的伤。她的断耳,她被Shaw打肿的脸颊又回来了。Shaw还是喜欢她神采奕奕的样子,以后不能让她受伤了。

“别担心,我会和你一起待到世界的终结。”

————————

The end


终于写完了。中间还住了个院,还以为要坑……写完真是太好了。

评论(10)
热度(24)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