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 第十章

第十章

汉娜和她的游侠小分队将Shaw一路“护送”出了永歌森林,如果不是熊猫人可爱的外貌,Shaw觉得这一路绝对不会如此太平。汉娜对自己本来颇有些疑虑,但在Shaw让她摸了两次自己的耳朵之后,她的态度变得和缓许多,以至于在最后分手时抓着自己毛茸茸的手掌依依不舍,还拿出了两瓶晨露酒赠送给了Shaw。这无疑是Shaw出卖色相最为成功的一次。

出了永歌森林便是幽魂之地,巫妖王的天灾军团把这里变成了一个鬼气森森的地方,除了少数的血精灵和南边祖阿曼的森林巨魔,已经很少有活人了。Shaw本以为目的地是祖阿曼,但Bear一个转弯,跨入了更南边的西瘟疫之地,这里完全是活死人的天下,横行着可怕的食尸鬼和女妖,Shaw叹了口气,拿出了自己的剑。

在消灭了一打食尸鬼、骷髅和僵尸后,Shaw跟着Bear在斯坦索姆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你是认真的吗Bear!Root跑进了天灾的中心!"Shaw无奈地把佩剑插在地上,她没想到最后竟然真的来到了自己的故乡,尽管她不承认,但这里确实是她的梦魇。当年她离开斯坦索姆时只有16岁,不久后就发生了可怕的天灾瘟疫和阿尔萨斯王子屠城事件。城里的人不能真正地死去,感染瘟疫的人化身成亡灵或者食尸鬼,仍然在这座鬼城里游荡。这里面就有她的家人。

Shaw不敢肯定自己面临家人的亡灵时能够迎面砍上一刀,但她相信,到时候战士的直觉会帮助自己做出判断。

“走吧Bear,是时候解决问题了。”

紫色的薄雾像某种死亡的讯号,从斯坦索姆的城墙中溢出来。一踏进城中,那令人窒息的味道就让Shaw差点呕出来。天灾瘟疫污染了这里的空气,昔日的建筑躲藏在浓重的紫色毒气后面,显得阴森恐怖。Shaw隐约可以辨认出曾经的旅店、杂货铺,但那些美好的回忆已经被毒气给彻底侵蚀掉了。

这里没有活人,但奇怪的是也没有其他东西。本该塞满食尸鬼和亡灵的街道,只剩下森森白骨。Shaw猜想是Root干掉了它们,那说明Root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也许是该叫下后援了。

Shaw在教堂里发现了Root,她穿着游侠的衣服,披散着头发,脸色苍白的坐在祭坛下,疲惫地闭着眼睛,身上已经没有了邪能的绿色光芒。Bear的叫声让她立即戒备地举起了法杖,随后惊讶地看着走进教堂的人。

“Sameen!你怎么在这里?”

“不用这么惊讶吧,士兵追捕逃犯不是很正常吗。”Shaw吹了声口哨,Bear消失在虚空之中。

Root歪着头笑了起来,“说的没错,谁不想被这么可爱的士兵抓走呢,你后面有小尾巴吗?”

Shaw想起来自己还是熊猫人的伪装状态,赶紧取下了耳朵头饰,扔进了包。

“这,这只是为了方便。你怎么认出我的?”

“你的眼睛出卖了你,我还没见过谁有你这么美丽又明亮的眼睛呢。”

Root甜腻腻的声音招来了Shaw的一顿白眼,这个犯人实在欠教训。但Shaw也注意到Root脸上还带着监狱里的伤痕,包括那只断耳;她的左手一直护着自己的腹部,脸上时不时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外面那些是你干的?”

Root重新坐下来,“你说那些食尸鬼和亡灵?对,但他们过段时间还会复活,巫妖王的力量在仍旧控制着这里,这里的居民还没有办法真正安宁。”

能够不用面对变成亡灵的家人,Shaw心里还是有点感激Root的,但说到底,都是因为她跑进了这里,Shaw才不得已重返故地。

“Root,你为什么来这里?”

Root故作可怜地撅起嘴,“因为外面有些坏人在追我呢,我不是故意跑到你的故乡来捣乱,只是希望这里的瘟疫毒气能掩盖我的踪迹。我刚刚还想试着净化这里,把我的法力都耗光了,可惜我现在力量还是不够。”

“所以,你知道这是我的故乡?”

“……关于这个嘛,我想我是在哪里听到的。对了,应该是我们两人激情之夜你告诉我的。”难得慌乱的Root开始随意瞎说,Shaw有点愉悦地看着不知所措的Root。

“我没说过。”Shaw走到Root身边,撩起她的头发查看耳朵的伤势,又看了看脖子和脸上的擦伤,看起来Root完全没有去管这些小伤口。“你的腹部怎么了,被坏人打的?”

“也谈不上很坏,只是对我要做的事不太赞同。”

“因为你打太阳井的主意?”Shaw撩起她的上衣,看到了一大片可怕的内出血,她不是牧师,也不是炼金术师,只能从包里取出绷带试一试急救术有没有用。

“你听说了?”

“毕竟你现在是银月城的头号通缉犯嘛,又是达拉然的逃犯,不知不觉你已经是部落和联盟两边的敌人了,以后大概只能和熊猫人做朋友了。”

Root轻笑了一声,“听起来很不错啊,毕竟我刚刚已经见识了熊猫人有多可爱了。”

Shaw不去理会Root的调笑,专心手上的包扎工作,但她知道Root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不断跟随着自己的动作晃动着她的小脑袋,像站在树枝上盯着食物的松鼠,她们都有着温暖的棕色毛发和看起来无辜的大眼睛。Shaw碰到了Root的肌肤,闻到了她身上令人怀念的味道,再次确认了过去的三年里,曾与自己缠绵过的一个德莱尼人、一个矮人和一个人类为什么总让自己觉得似曾相识,明明都不是一个种族,却都喜欢情到浓时在自己的右肩部咬上一口。

Root贪婪地沉浸在Shaw的气息中,她惊讶地发现Shaw那双挥舞刀剑时充满力量、缱绻缠绵时灵巧而富有攻击性的手,竟然在处理伤口时如此温柔。她的指肚擦过自己的皮肤时,比丝绸还有柔软。当Shaw完成包扎时,Root遗憾地收起了自己黏腻的目光,小声叹了口气。到了谈正事的时候了。

Root摆出自己迷人的笑容,“那么Shaw队长,你为什么来这里?”

“不用那么紧张地握着法杖,我不是代表达拉然来抓你的,他们还不知道你染指邪能的事。有人帮你处理了。”

“哦,是Harold。”Root仍旧难以置信的样子,“但是上次我们见面时可不愉快,他一直想阻止我。”

Shaw耸耸肩,“可能你误会了,他只想和你聊聊。我知道和他聊天很痛苦,我还是没有搞明白他说的上古之神、泰坦是什么的玩意儿。但我知道,他并不认为你做的不对,只是希望有更好的办法。”

“原来那只狗是Harold的,怪不得这么眼熟,你们看来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我可以理解你是在替他办事吗?”Root警惕地站了起来,把法杖挡在胸前。

“我不替任何人做事,我只是做我认为对的事。我们曾经一起在对抗过巫妖王的大军,我不相信你会为了一己私欲或者毁灭世界去利用邪能。你有你的理由,我想帮助你。”

Root后退一步,“你知道,你说的听起来有点牵强,我们最好还是赶紧在这里道别。”

Shaw摇摇头叹了口气,“真情流露什么的确实不适合我,我还是擅长用拳头说话。”Shaw脚下突然发力,用战士冲刺冲到Root面前,在她还没来得及念出一句咒语前一拳打在她的脸上,Root应声而倒,晕了过去。没有法力的法师都是脆皮。

“我是为了你跟踪我、伪装成别的种族靠近我、趁我不注意对我施昏迷术而专门跑过来打你一顿的,满意了不。”

Shaw甩甩酸痛的手,然后把Root搬到一个相对舒服的地方。刚才进来之前她已经联系了Finch,希望他们能够快点过来,等会儿斯坦索姆里的食尸鬼什么的全都复活了,她一个人可对付不了。

仿佛在回应Shaw的愿望,教堂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但走进来的是她完全不认识的胖女人。但Shaw非常肯定来者不善,那女人身后一整排全副武装的杀手说明了这一点。

“你是谁?”Shaw举起了剑。

胖女人轻蔑地哼了一声,“是你联系的我,Sameen Shaw,你不知道我是谁?”她拿出一个圆形金属扔在Shaw的面前,那是Finch的布莱恩通讯器。

“Finch怎么了?”

“不用担心,他和他身边的高个子圣骑士非常擅长逃跑。不过Samantha Groves法师我必须得接收了,谢谢你帮我们搞定她,骑兵队长Shaw,联盟感谢你。”

几个黑衣杀手靠近Shaw,Shaw摆好战斗姿态:“警告你,别随便碰我的东西。”

胖女人扯动嘴角,做了勉强算是笑的表情:“我也警告你,不要挡住暴风城军情七处的路,我们不是光明正大的战士,我们有的是肮脏的手段。”

一阵突然剧痛袭击了Shaw的后背,不知何时一个杀手隐形藏在了她的身后,用背刺袭击了她。Shaw趴在地板上,感觉自己正逐渐变得僵硬。这些混蛋还在匕首上抹了毒。Shaw真是讨厌极了这些龌龊的家伙,她倔强地用余光瞪着胖女人,看着她的手下把Root像货物一样捆地结结实实的运走。

胖女人俯下身对Shaw说:“我知道这是你的故乡,我想你不介意长眠于此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变成食尸鬼,和你的家人在永远一起。”

Shaw要杀了这女人,尽管她浑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动,她决定要杀了她,然后救出Root。她脑子里回荡着这个念头,逐渐陷入了黑暗。

TBC

评论(10)
热度(13)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