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 第六章

第六章

“醒醒Samantha,这里可不是魔术旅馆的高级客房。”

Root感觉坚硬的皮靴在背上踢了一脚,美好的梦境被打断,她深深叹了口气。

“是呢,没有羊毛毯确实睡得不是很好。”

随着锁链哗啦哗啦作响,Root的手臂渐渐被拉了起来。

“你可真是贴心Martina,正好我没有力气自己站起来,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饿肚子应该是你最不需要担心的事吧。你难道不应该多分点心思给自己岌岌可危的性命吗?”Martina完美的展示了一个完全没有笑意的笑容。

“不,我感觉我还可以多活几天,你还舍不得杀我,对吗?”Root已经完全被吊了起来,背后的伤口被扯得很痛,恢复药水虽然加速了伤口的愈合,但该痛的还是得痛。

“你说的对,我确实还想和你多相处几天,希望你不要这么快让我厌烦。”

“说实话,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什么时候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吗?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拒绝过几次你的邀请就记恨我吧。”

Martina不满地哼了一声,低声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是那么……”她忽然止住话头,转而提高音量,“我是Rousseau家族的长女,我的父亲是暴风城皇家大法师的一员,我的祖父在肯瑞托任职,你拒绝我之前应该考虑一下。”

Root噗嗤一声笑了出来,“Martina你真是可爱,实在太年轻了,完全不了解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甚至以为魔法是多么了不起的力量,你向我炫耀的政治权势更是可笑的东西。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比尘土还不如……”

“哦,Groves法师又开始疯言疯语。”Martina看似同情地抚摸Root的脸颊,“又要开始嚷嚷什么上古之神之类的东西了。Samantha,为什么要去招惹这些沉睡了几万年的东西呢?现在是凡人的时代,上古之神什么的就让他们待在地底好了。”

Root冷笑着:“不是我招惹他们,而是他们要来找我们了。Martina,回到你的父母身边去吧,抱紧他们,因为世界很快就会翻天覆地了。”

Martina轻轻一笑,拿起龙鳞鞭子,“在那之前,我想我们还有时间再玩一轮吧。 ”

突然,轰隆隆地爆炸声传到了监狱,很快一个卫兵连滚带爬地冲进来大声吼道:“部落突袭!快去鲁因广场集合!”

“看来我们没时间了玩了,你要忙起来了Martina。”Root嘟着嘴,夸张地用遗憾的口吻说道。

Martina迅速思考了一下,“不,这是你干的,你把部落引进来的。”她掐住Root的喉咙,“你做了什么!”

“错误的问题。”Root露出迷人的笑容,“你应该问我打算做什么!”

Root伸出舌头,一个小小的绿色符号在她的舌尖上发光,很快变成了刺眼的光芒,Martina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到墙边。Root的眼睛喷出绿色的光芒,束缚着她的锁链轻易地裂成了碎渣。

“你怎么……”倒在地上的Martina惊慌失措地问道。

Root将地上的破毯子捡起披在身上,依然保持优雅的笑容,但环绕着她的绿色光芒让一切变得非常诡异,“就像我说的,这个世界上还有着比魔法更伟大的绝对力量。”

————

Shaw正在紫罗兰城堡与卫兵商量搜索进度时,达拉然城中各处突然传来了爆炸声,刺眼紫色的光芒将夜晚的达拉然照的通明,看起来像是什么魔法的玩意儿。然后就有人在喊:“部落攻进来了!”四周顿时陷入了混乱。

Shaw多年征战的直觉告诉她,并非如此。姑且不谈部落要怎么进攻悬浮于空中、还罩着一层魔法防护罩的达拉然城,至少不可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大举进攻,这更像是障眼法,目的是……她立即冲向紫罗兰监狱的位置。

监狱里只留了两个卫兵在门口看守,法师和其他士兵都被紧急召唤走了,这些法师对自己的魔法实在太有信心,这里显然成了达拉然防备最松懈的地方。外面那些看似绚丽的魔法攻击,只是为了掩盖这里即将发生的事。

Shaw吩咐一个士兵去向吉安娜女士报告,赶紧往监狱调配力量。她自己抽出自己的佩剑往监狱深处走去,一种熟悉又讨厌气味钻进了她的鼻子——死亡的味道。随着她逐渐靠近Root的牢房,这种感觉愈加强烈。

绿色的光从Root的牢房溢了出来,Shaw感觉到一股粘稠的邪恶力量像波浪一样在监狱里漫延,Shaw小心地走过去,握紧了武器,等她看到Root单手掐着Martina的脖子,将她整个人举起来时,还是难掩自己的震惊。并不是同情在痛苦挣扎的Martina,而是Root周身散发出的那种力量,癫狂的表情,还有她变成绿色的眼睛,让Shaw联想到一种曾经给整个艾泽拉斯带来灾难的东西——邪能。

“Root。”Shaw摆好了战斗姿势,带有警告意味地叫出Root的名字。

Root表情一怔,松开了已经昏迷的Martina。她苦笑一声,看向Shaw:“你怎么来了Sameen?不是告诉你别到监狱来吗?”

“为什么不能来,因为你是一个萨特?”Shaw的剑已经对准了Root的心脏。

“哦,这真是伤人,我可不是恶魔,就算是恶魔也不能是那种低层次的恶魔吧……”

“所以呢,你到底是什么?不要糊弄我,我知道这恶心的绿色是什么东西。”

Root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Shaw站在对立面,事实上她现在的立场基本上是站在整个艾泽拉斯的对立面了。但她没想到的是,Shaw仇视、厌恶的眼神会让自己这么难受,远远超过了这几天所受的折磨。她所钟爱的Shaw那明亮的眼睛,现在却在灼烧自己的灵魂。

Shaw迟疑了,她看不懂Root脸上的表情,为什么她会看起来这么难过?眉头轻轻皱起,嘴唇翕动,整个人看起脆弱易碎,这不应该是战斗时的表情,不该是那个摇曳生姿的Root的表情。Shaw猛然发现Root的右耳少了半截,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刺了一下,Martina这个混蛋,应该先给她来上一刀。

“Sameen,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当然除了地上躺着的这个,但是我必须得到这个监狱里的一样东西。求你了,我不想和你动手。”

Root的恳求让Shaw心头一软,“是恶魔逼迫你做的吗?你没有必要向恶魔出卖灵魂,我可以帮助你。”

Root没有说话,只是拽着她身上破毯子,仿佛拽着救命稻草。Shaw放下剑慢慢靠近Root,把手搭在她的胳膊上。

“不用害怕,我们可以对付这玩意儿,恶魔来艾泽拉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Root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诉说:“我们的敌人并不是恶魔。”

Shaw突然之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眼前的事物开始快速旋转起来直至坠入黑暗,耳边只能听到Root似有若无的声音:“原谅我,Sameen。”

TBC

————

写完这个我得去住个院了,下次更新大概要等等,正好思考下Shaw的感情发展,或者说Shaw如何发现自己对Root的感情。

评论(7)
热度(14)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