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二章

第二章

关于混乱的说法,Shaw不得不承认,Root说得非常对。Shaw回到塞拉摩不久,元素生物造成的混乱开始影响艾泽拉斯各个地方。部落大酋长萨尔去外域查明真相前,将部落大酋长职位交予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这个大蠢货,于是卡利多姆这边全乱了,巨魔在搞内乱,牛头人大族长死了,据说是加尔鲁什干的。听说东部王国那边也很糟糕,吉尔尼斯王国被狼人攻陷,矮人发生了政变。

Shaw并不想关心这些,但死亡之翼的怒火烧遍整个艾泽拉斯这件事谁也无法独善其身,这也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联盟和部落各自混乱的局面。Shaw从塞拉摩海军被调配到第七军团,参与了收复吉尔尼斯的战斗,后来又被派驻到海加尔山、格瑞姆巴托,军衔一路从下士晋升到骑士队长。总是有打不完的仗,永远有敌人。作为塞拉摩人,Shaw的效忠对象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本该为保护塞拉摩战斗。但这无穷无尽的战争让Shaw迷惑,自己到底是在与什么东西战斗?

死亡之翼最终被消灭了,这场战斗发生在大漩涡,极少有人知道内幕,Shaw对这场巨龙之间的战斗没有什么实感,艾泽拉斯的生灵们只是被动卷入,Shaw只想快点回到塞拉摩,实在是受够了外面糟糕的伙食。Shaw刚回到暴风城歇脚,糟糕的消息接踵而至,部落大酋长加尔鲁什指挥部落入侵塞拉摩,使用聚焦之虹彻底炸毁了整座城市,达拉然的领袖罗宁也在塞拉摩殒命了。

这令人震惊的消息让所有在外征战的塞拉摩士兵自觉集合到吉安娜女士身边,Shaw立刻登上了前往诺森德的船。时隔四年,Shaw再次踏上了诺森德的土地,回到了达拉然。

昔日的美好回忆已经不见了,那座美丽、热闹的城市变得满目疮痍。原本精致的店铺基本都关门大吉,酒馆里更是空无一人,肯瑞托和银色盟约满大街地在抓人。Shaw报到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跟随肯瑞托法师去抓逃走的夺日者们,这是吉安娜女士的命令——夺日者的血精灵们与部落勾结,要将他们彻底清洗。

Shaw是个从不质疑命令的士兵,但放着罪魁祸首加尔鲁什不去讨伐,把精力放在细枝末节上,Shaw的确有些不满。塞拉摩的毁灭完全就是加尔鲁什鲁莽的决定,把吉安娜和萨尔小心经营的部落和联盟之间脆弱的平衡彻底打破,更大的混乱还在后面等着呢。Shaw觉得现在应该立即派刺客把这个大蠢货干掉,以免他做出什么更愚蠢的事情。

但所有人都被吉安娜的愤怒感染了,尤其是从塞拉摩一役幸存下来的人,他们的愤怒从夺日者蔓延到血精灵平民,到所有部落种族,达拉然陷入了一种这与这个古老的魔法城市极不相称的无序和混乱中。反抗的夺日者被当街杀死,直到尸体腐烂才有人收拾;投降的人被抓到紫罗兰监狱,接受让他们痛不欲生的折磨;部落种族的平民被集中到广场,等待分批驱逐,这期间不会有人为他们提供食物。所有针对部落的犯罪活动都被刻意无视了,低劣的小偷正大光明地在空置的店铺里抢劫,联盟种族的小孩朝部落平民投掷石块无人阻止,美艳的血精灵女性被暴徒拉到暗巷猥亵,Shaw已经教训了好几个这样的无耻之徒。

“别管他们了Shaw,那些部落的人活该受到这样的对待。”Martina劝阻Shaw,她是Shaw所属的搜索小分队的成员,一个肯瑞托的人类法师。Shaw不喜欢这个金发女人,她对于折磨血精灵的热衷简直到变态地步。“该给这些高高在上的精灵们一点教训了,艾泽拉斯应该属于我们人类,你也这么想吧,Shaw?”

Shaw没这么想过,从考古的角度看,巨魔才是这里最早的主人。但她知道这么想的人类不少,尤其是死亡之翼被消灭后,大家高唱着凡人的时代来临了,自信心空前高涨,即便兽人没搞出塞拉摩的事件,人类这边也一定会出找到开战的借口。战争像个永不餍足的怪兽,把所有人都吞噬了。当Martina揪住一个血精灵的长耳,一路将她从从贸易区拽到鲁因广场,路人甚至拍手叫好。那是酒吧招待纳丽萨,达拉然的每个人也许都从她手上买过酒喝,现在却像仇人一样对待她。当Shaw从Martina手里救下她时,她的耳朵已经撕裂了一半。

夺日者已经被抓得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在逃的血精灵法师抓住也是迟早的事情,整座城市已经封锁,所有的传送法术都无法使用。Shaw只希望快点结束这场闹剧,早日重振旗鼓,讨伐加尔鲁什。

唯一的好消息是,无论是监狱里还是死亡名单上,都没有Samantha Groves的名字,听说她不久前被肯瑞托除名,已经离开了达拉然。这让Shaw感觉轻松了一些,她衷心希望Root不要落到Martina这样的人手中,即使是敌人,Shaw也希望能够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对决。

一天,当Shaw结束了和狡猾地精的交涉,从达拉然下水道钻上来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和外面的阳光一起刺痛了她的眼睛。旁边的Martina比她更快地反应过来:“这不是Samantha Groves法师吗?你们在哪里找到她的?”

押解着Root的一名战斗法师回答:“在克拉苏斯平台,她居然想伪装成人类混进城,真是疯了。”

“这真是奇怪,你为什么回来,Samantha?”Martina挑起Root的下巴,用亲昵的口吻询问,指甲却在Root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

Root轻轻一笑,“也许是想你了,我真的很怀念总是打败你的感觉。”

Martina笑容僵硬了,用力地扇了Root一耳光,鲜血立刻从她的嘴角渗了出来。Shaw刚要开口阻止,Root却隐蔽地用眼神制止了她。

“情况变了,亲爱的Samantha,希望你能学乖一点。带她走吧,先生们,晚上我会好好招待她的。”

TBC

评论(2)
热度(10)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