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世界的终结(POI与魔兽世界)第一章

设定Shaw是人类战士,Root是血精灵法师,大概发生在大地的裂变和熊猫人之谜之间。游戏里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毕竟我只是个休闲魔兽玩家,90级以后玩得很少了。

————

第一章

当冰冠堡垒的上空传来传来可怕的哀鸣和巨大的爆炸声,霜之哀伤击碎时的冲击力从它的中心像暴风一样席卷了整个诺森德时,在堡垒外战斗的Shaw知道,这场旷日持久、恶心残酷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刚刚还有自己刀剑相向的骷髅天灾士兵举着刀定格在原处,Shaw朝着它挂着腐肉的肋骨狠狠来了一脚,它便倒地支离破碎了。战场上幸存的士兵们发出胜利的怒吼,脚踏着天灾士兵的碎骨以庆祝自己还活着。Shaw收起自己的大剑,转身寻找刚刚在战场上帮助过自己的血精灵,要不是她及时完美的变羊术,自己差点就成为一个憎恶砍刀下的碎肉了。

到处是激动过度的士兵,无论是联盟还是部落,在这长久的战争折磨下,扭曲压抑的心情在结束的一刻如同突然被戳破的气球,完全炸裂开来。一个兽人不停地砍一个死掉的憎恶的头颅,直到全身都溅满了绿色的液体;一个身形巨大的牛头人跪在地上哭泣,他那卷刃缺口的斧头被扔在了一边;矮人拿出口径最大的火枪,不停地朝天空鸣放;更多的人像潮水一样涌向冰冠堡垒,想要一睹巫妖王的宫殿,顺便捞点值钱的玩意儿。

Shaw在这个乱糟糟、散发着恶心气味的战场上寻找着,一身红衣的血精灵法师是非常显眼的,Shaw很快就看到了伫立在尸体堆上的那个血精灵,拄着她的会发光的法杖,红色镶着金丝的法袍被恶心的绿色体液污染得乱七八糟,甚至她棕色的长发上也沾了一点,但这些并没有影响她的专注。她侧着耳朵,显然在听着什么,神情肃穆,仿佛不是置身于闹哄哄的战场,而是在教堂祷告。Shaw停下了脚步,她被血精灵的肃穆感染了,但很快她就被人群挤开了,失去了那个红色的身影。

战场上短暂的一瞥让Shaw倍感遗憾,最初只是想表示感谢,但这个血精灵激起了她的好奇心,Shaw有点想了解她,至少听听她的声音。天灾之战已经结束,部落和联盟缔结了和平条约,集结在诺森德的部队开始陆续撤退,Shaw所属的塞拉摩海军很快也将离开。即将回归岗位的士兵们整夜在达拉然的酒馆里鬼混,Shaw也不例外,但这里的酒实在太淡了,Shaw灌下了无数杯诺森德蜂蜜酒,还是能够清醒地把旁边的兽人踹倒在地,在酒吧里掀起一阵狂欢。

这些喧闹在那个血精灵踏进酒吧的瞬间全都消失了,并不是真的消失,Shaw还能看到一个小个子的侏儒站在吧台上对着个人类士兵大声嚷嚷着什么,只不过这些都变成了无意义的杂音,Shaw所有的感官都在接收这个走起路来摇曳风姿的血精灵的信号,而且Shaw十分肯定,这个血精灵也是如此,在士兵们的嘘声和口哨声中,她径直走向了自己。

“我找了你很久。”

真是好听得要命的声音,Shaw不动声色地喝了口酒,“找我?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有话对我说,几天前,在战场上的时候?”

血精灵在Shaw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今天她穿着华丽的紫色长袍,棕色的长发一丝不苟地盘在头上,露出了修长的脖颈,Shaw也能更清楚地欣赏她白皙的皮肤。听说以前因为吸收了邪能,血精灵的皮肤会泛红,显然太阳井被净化后,邪能的影响已经慢慢消失了。

“哦,是的,我想谢谢你帮了我。”Shaw为血精灵点了杯雪梅白兰地。

“那没什么,我相信我不出手你可以搞定那个憎恶,我在后面已经看见你不凡的身手了,我只是不想让憎恶的绿色体液污染了你的盔甲。”

血精灵向Shaw抛了一个媚眼,那棕色的大眼睛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了,Shaw咽了咽口水,把雪梅白兰地端给她,和她碰了个杯。

“谢谢。Sameen Shaw,我能有荣幸知道你的名字吗?”

“Samantha Groves,你可以叫我Root。”

“Root法师?”

“只是Root就可以。”

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Root带着Shaw来到了自己的住所,Shaw还没有好好看看她的闺房,就被推到了床上。Shaw从来就不知道法师的法袍是这么有情趣的服装,似乎裹得的严严实实的,但里面可以什么都不穿。当Root告诉Shaw这个小秘密时,Shaw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们缱绻缠绵直到清晨,互相在对方全身上下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她们在控制与被控制、屈服与反抗之间不停地转换,Shaw的力量和Root的魔法为整个过程增添了不少情趣。她们是如此契合,以至于Shaw对于这位刚认识的床伴竟然有种留恋的感觉,这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今天就得回塞拉摩了。”Shaw淡淡地说,似乎不在意,但对她来说告诉对方自己的动向已经是非常稀有的行为,但这一点Root不会知道。

“真是太遗憾了,时间多一些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乐趣。”Root懒懒地趴在床上,右手撑着下巴,欣赏Shaw穿衣服时背部肌肉线条。

“是的。……你住一直住在达拉然是吗?也许……”

“Shaw。”Root坐起来,丝毫不介意胸前毫无遮挡,“我是夺日者,虽然我是肯瑞托的法师,立场上算是中立,但我依旧是个血精灵。下次见面,说不定我们要互相残杀呢。”

“但是,部落和联盟已经和解了。”

“只是暂时而已,混乱是这个星球的常态,我甚至开始觉得有股势力在阻止我们达到有序的状态,他们能从我们的混乱中获益。譬如,传说诺森德的土地下沉睡着上古之神,也许就是就是在吸食混乱与仇恨作为力量,毕竟他们身前一直干的就是这些。”

Shaw轻笑了一声,法师总有些奇妙的想法,对此Shaw无法评判,但是干脆地道别是对的。Shaw穿戴整齐,向Root行了一个军礼:“那么再次感谢您在战场上相助,以及昨天难忘的一晚。”

“同样感谢你,士兵。”

Root笑得明艳动人,Shaw开始有点担心自己无法轻易忘记她。

TBC

评论(5)
热度(17)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