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荆棘之城4

电梯:1 2 3

4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Sameen,这可能会害你丢掉工作,你可以选择不听。”Samantha担忧地看着Shaw,眉头痛苦地纠结着。Shaw帮她抹去额头上的水珠,“告诉我,我能帮助你。不如就从你这些伤说起,是Greer弄的吗?”

“Greer只是下命令,大部分时候是Martina动的手。”

“为什么?”

“最近我和舅舅在某个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当我不服从他的命令时,就会受到惩罚。”

“Samantha,如果你不告诉前因后果,我没有办法帮助你。”

Samantha嘴唇颤抖着,将要说出的话像烙铁一样让她痛苦不堪,她深呼吸一口气,缓慢地告诉Shaw:“我最近得知,Greer杀了我的父母。”Samantha已经快要哭出来,但她努力克制住自己,“所以,我拒绝继续开发那个项目。”

“那个项目?”

“我一直为德西玛公司从事项目开发,德西玛公司的前途基本都压在上面了,这是商业机密。但是一周前,我收到了一封邮件,一封我无法追踪来源的邮件,里面是我舅舅计划杀死我父母、掠夺他们财产的音频。”

“Greer知道这封邮件吗?”

“进出这所庄园的所有数据流都会经过审查,瞒不住他的,我直接去质问他,他干脆地否定了,但没有给我任何合理的解释,所以我拒绝工作。一想到我在为我的仇人赚钱,我真想杀了自己。”Samantha抽泣着,握紧的拳头骨节发白。

“也许你应该杀了Greer。”Shaw顺势试探一下Samantha。

Samantha惊恐地抬起头,这个想法似乎吓到了她,“我,我不能,不,我希望我能,但是他……还有Martina……”Samantha抖得更厉害了,“舅舅会惩罚我的,不对,如果他死了就不会惩罚我了,但是Martina也不会放过我的,不行,这个想法太可怕了。”Samantha混乱地组织着语言。

“Samantha,Greer会杀了你的。”

“不会的。”Samantha抹掉眼泪,露出了一个有点凄惨的笑容,“我还有价值,现在这个项目不能没有我,舅舅不会杀掉我的。”

Shaw有点后悔用这么刺激的想法试探Samantha了,她看起来就像秋风里的树叶一样瑟瑟发抖、摇摇欲坠。真是个疯狂的世界,Greer这个疯子害死了Samantha的父母,又在她心中种下了恐惧,用恐惧拘束住了她的手脚,让她无法反抗。

“我只想离开这里。”Samantha握紧了Shaw的手,她压低声音,但Shaw感觉到她在用全身的力气呼救,“Sameen,求你了,救我出去!”

那天晚上,Samantha再次请求Shaw陪她入睡,Shaw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声:“不行!”Samantha依旧不愿意放开手,又开始用她红肿的、饱含泪水的眼睛凝视Shaw。刚刚浴室里三十秒的对视已经在Shaw心中留下阴影,她立刻撇开了视线,然后叹口气,脱掉外套,一言不发地躺在了Samantha的边上。Samantha心满意足面朝Shaw侧躺着,睡着了。

Shaw睡不着,安静的房间可以清楚地听到Samantha呼吸声、微小的咕噜声,这些声音像羽毛一样在Shaw的耳朵里拨弄,弄得她烦躁不安。Shaw在部队已经养成了在任何嘈杂环境都能睡着的本领,她实在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被这点声音搞得睡不着。她转而开始思考如何把Samantha从这座“监狱”里救出去,如何冲破安保,明天与Finch怎么接应。她在脑中不停地计划,以抵挡那让她心神不宁的声音。当然,Shaw心里清楚,声音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而躺在她旁边的这位小姐,才是问题所在。

当天空渐渐亮起时,Shaw还处于一种意识模模糊糊的状态,在清醒与梦境之间徘徊。她似乎已经带着Samantha离开了布莱尔庄园,沐浴在佛罗里达海滩热烈的阳光中,Samantha喝着鸡尾酒微笑地看着自己,Greer、Martina在她们身边横七竖八地躺着,显然已经被狠揍了一顿……这种模模糊糊地轻松舒适的感觉让Shaw非常舒服,以至于当她看到躺在枕边的Samantha微笑着看着自己时,竟分不清梦境和现实,还给了Samantha一个微笑。随后她猛然惊醒,想收起刚刚那自觉愚蠢的微笑时,已经来不及了。

“早上好,Sameen。”

当Samantha带着颤音的甜腻声音钻进Shaw的耳朵里时,Shaw感觉昨晚在耳朵里瘙痒的羽毛已经来到了心脏的位置,她的脑中拉响了警报,从床上弹了起来。

“别那么做!”

“做什么?”Samantha从床上坐了起来,疑惑地问Shaw,“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了吗?”

Shaw按住额头,让自己冷静下来,缺乏睡眠容易影响判断力,Shaw告诫自己不要再做什么蠢事了,她摆出了平时冷峻的脸,说:“没什么,我刚刚有点不清醒。你怎么样,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很好,谢谢你昨晚帮我洗澡,我已经好多了。”Samantha瞥了一眼Shaw,又红着脸移开了视线。

为什么她要提洗澡的事?为什么把气氛搞得这么奇怪?Shaw在心里偷偷诅咒了两句,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那就好,那我回房间了。”Shaw仅仅表示了要走的意图,正在下床的Samantha忽然脚步不稳,似乎要与地板亲密接触了,Shaw立刻冲过去接住了她。

“对不起,我的腿还有些软。”Samantha整个人靠在Shaw的身上,Shaw毫无障碍地感受到了她柔软的胸部,“能扶我去下洗手间吗?”

这位小姐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但总不能把她扔回床上吧,Shaw翻了个白眼以表达不满,还是扶着她去了洗手间。

她们在洗手间里商定好今后的计划,Samantha同意暂时隐藏起不合作的态度,继续为Greer工作,直到Shaw布置好逃走的事情。Shaw向她承诺,自己有个很爱管闲事的朋友,会帮助她们离开这里,如果能搞定这里的监控就更好了。

“这个我可以帮忙,前阵子我还赶走了一个想入侵这里监控系统的家伙,等等,难道那个是……”

“你可真是太棒了,Samantha。”

被夸奖的Samantha开心地笑了,Shaw发现Samantha发自内心笑的时候有点傻乎乎的,牙龈都露出来了,看起来有点……有点可爱。

“既然我这么棒,能给我个奖励拥抱吗?”

“不行!”这回Shaw终于坚定了回绝了她,即便看到她嘟着嘴生气也没有动摇。但送Samantha去她舅舅那里时,Shaw捏了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可真是精彩,小姐与忠仆,不对,公主与骑士?你们再排练歌剧吗?”Martina冷嘲热讽如期而至,“看来你和Samantha的关系又更进一步了,很快我就可以在床上看到你们了……”

Martina的话变成了痛苦的喘息,Shaw用胳膊抵住了她的喉咙,“你该想想清楚再说话。”

“只是开玩笑而已,你确实有点本事。”Martina推开了Shaw,“昨晚我们小姐跟你说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有,她洗完澡就睡了。也许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她身上有电击的伤痕。”Shaw捏紧拳头,准备在Martina脸上再来一下。

“别这么火大,我和你一样只是拿钱干活而已,对Greer老爷来说,这叫爱的教育。我不懂Greer的教育方针,但是教训Samantha的时候,确实非常有趣,她从来不肯求饶,不肯低头。”Martina凑到Shaw的耳边低声耳语,“特别是她的眼神,像冰块那样冰冷、闪亮,让我更想砸碎她。”

Shaw的拳头已经飞了出去,Martina后退一步躲开,“你可以揍我,揍完我就得请你辞职了,这就是你想要的?”

现在没有必要和Martina起冲突,Shaw放下拳头,她还要和Finch接头,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虽然她很想立刻就撕碎这贱人的脸。

“这就对了,你也很有趣呢,Sameen,你们的眼神很相似。”Martina的指头拂过Shaw的脸,Shaw厌恶地避开了她,Martina饶有兴味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Martina的事放到一边,运气好的话很快就不用看到这张臭脸了。与Finch接头才是最重要的事。Shaw昨天已经探听好了食品运送车辆过来的时间和卸货的地点,她赶到那里时,Finch正拖着他那条不利索的腿在搬箱子。

Shaw假装不经意路过,Finch一个趔趄将手里的箱子掉在了地上,Shaw帮他抬箱子时,一个小包裹被塞到了Shaw的手里,同时还有Finch责备的眼神,好像在说:“Miss Shaw,你怎么才来,我就剩两个箱子了,再不来我就没有理由待在这里了,这会影响我们的任务……”巴拉巴拉,Shaw完全可以想象出Finch气急败坏的样子。

Shaw在洗手间拆开包裹,是微型通讯设备。装备好后,Finch那令人怀念的声音从耳机那头传来。

“Finch,我讨厌这么说,我居然有点想念你的声音了。”

“我也是,miss Shaw。不过刚才你真的应该早点与我汇合,我……”

“好了好了Finch,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监控系统帮你搞定了,你现在可以试试能不能获取信号。”

“那可真是个好消息,Miss Shaw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本领,我先把车停下来,天啊,我刚刚撞死了一只兔子,森林里开车真是太困难了。”然后是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可以先跟我讲讲现在的情况吗?”

“Samantha Groves在Greer的胁迫下一直在为他做什么项目开发,似乎她就是德西玛公司赚钱的秘密。”

“这可真是出人意料。”Finch赞叹了一句,“不过我也发现了布莱尔庄园有着庞大的电费开支和网络流量,确实很像藏着一个研发机构的样子。”

“确实是个出人意料的小姐……最近她发现Greer谋杀了自己的父母的证据,与Greer的矛盾彻底激化,她停止工作表示反抗,Greer居然对她电击。”

“这可不像是舅舅和外甥女的正常关系,为什么miss Groves不选择报警?”

“Finch,布莱尔庄园就是个看管Samantha的监狱,怎么可能让她报警。也许上个月她的逃跑就是为了求救,不过显然是失败了。Greer是个变态,一直在虐待Samantha,你该看看Samantha一提到她舅舅就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们得把她从这个鬼地方弄出去。”

“你说的对,Miss Shaw。”Finch停顿了一下,“但仍然有一个问题,号码并不会因为虐待就蹦出来,既然你没有发现Greer和Miss Groves要杀害彼此的打算,说明真正的罪犯还没有出现。”

“那不重要!”Shaw有点焦躁,“至少我们可以肯定Samantha不是罪犯,我们先保护了她的安全,再寻找真正的罪犯也不迟。”

Finch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肯定了Shaw的建议,“好吧,在罪犯不明的情况下,先将Miss Groves保护起来才是上策。我也对德西玛公司做了一些调查,现在的CEO Jeremy Lambert……”

“Lambert?昨天他来过庄园,我还以为他是Greer的手下。”

“嗯,看来Greer牢牢把控着德西玛公司。总之,Lambert的账户最近有一大笔支出,汇入了一个东欧的秘密账户,我还在追查账户的源头。”

“这听起来有点危险。”

“是的,我们确实得将Miss Groves带出庄园才行。好了,我已经进入监控系统。等等,有点奇怪,到处都没有安保人员的镜头。”

“这不可能,这里的安保密集得像蚂蚁。”Shaw在庄园内查看,“确实很奇怪,院子里应当有人巡逻才对。”

这时Shaw发现了被扔在草丛里乔的尸体,脖子被残忍地割开一个大裂口。

“Finch!有人入侵了庄园!”

“并不是入侵,Miss Shaw!是安保内部的人,他们已经炸开了通往庄园西侧的门禁,赶紧去找Miss Groves。”

Shaw立刻赶往西侧门禁的位置,今早送Samantha离开的地方已经面目全非,里面传来激烈的枪声。

“Miss Shaw,西侧没有监控,我无法得知里面的情况。”Finch焦急的声音传来。

“我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呢。别担心,听声音就知道里面正玩得开心呢。”Shaw小心快速地潜入进去,“你怎么想,是Lambert雇佣的黑社会或者雇佣军什么的来杀Samantha的吗?”

“也许是来抢走她的,如果Miss Groves是公司的经济命脉的话,占有了她就代表占有了德西玛公司。”

枪声停止了,看来战斗告一段落,Shaw偷偷潜一个几乎被服务器占满的房间门口,地上躺着数具尸体,但Samantha、Greer和Martina都还活着,被绑住跪在地上。持枪的敌人一共五人,全部都是和Shaw一起招进来的新安保人员,包括之前向她搭话的沃特。

“听着,无论雇你们的人出多少钱,我都出双倍。”Greer面不改色地与对方交涉。

看起来是头儿的家伙笑了:“我们的老板也说了,无论你出多少钱,他会再给一倍。谢谢你帮我提高了价码,我猜这位小姐一定相当珍贵,我再多要点也无妨。”他粗暴地把Samantha拽起来。

该死的,这样会在胳膊上留下淤青的。Shaw这么想着,冲出掩体,给了那家伙一发子弹。立刻,密集的子弹朝Shaw的方向扫射过来,Shaw迅速躲到了一台服务器后面。还有4个人,情况还不算太糟。

射击停止了。“嘿Smith,没必要这样。”沃特一边靠近一边向Shaw搭话,“不用替这家人卖命,我们可以给你更多的钱。”

“对不起沃特,我本来也不是替他们卖命的。”

Shaw趁沃特不注意夺走了他的冲锋枪,用枪托砸碎了他的下巴,然后立刻朝剩下的人点射,干脆利落地解决了所有敌人。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Smith。”

“闭嘴吧Martina,我不是来救你的。”Shaw解开Samantha的绳索,快速检查了下她有没有受伤。Samantha看起来惊魂未定,但除了胳膊上的淤青,并无大碍。

“谁雇的你,Sameen?”Greer没有看向Shaw,冷冷地发问。

“大概可以算是不相关的第三方吧。抱歉,我们得走了,看来二位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我会找到你们的。”

“随便你。”Shaw拽住Greer的领带,“但是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这张老脸,我一定要在上面开个洞。

Shaw拉着Samantha的手离开了房间。

“Sameen,我们这就走了吗?”Samantha的声音还在颤抖着。

“是的,现在就得走了。那些人是Lambert安排进来的,说不定还有后援。别担心,我的朋友就在外面等我们。Finch,你在哪里,赶紧过来接我们。”

她们跑出了庄园西侧,Lambert绑架Samantha的计划帮助Shaw解决了庄园的大部分安保,离开庄园已经不是难事,只要与Finch汇合Samantha就安全了。

她拉住Samantha的手打算冲向大门,Samantha却抽走了自己的手。

“你搞什么……”

Shaw的话没有说完,背后的突然的电击让她瘫倒在地。颤抖的Samantha,脆弱的Samantha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拿着电击棍嘴角上扬的Samantha。

“我借了Martina的电击棍,已经把电压调得比较低了,毕竟我不想伤害你呢,Sameen。”Samantha蹲在地上,取出了Shaw耳中的通讯器,“别担心,你一会儿就能行动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和Harold跑远了。谢谢你帮我叫来Harold的,他可真是难找呢。”

Shaw努力地想要调动自己的肢体,却只能徒劳地抽搐。她为自己的愚蠢而愤怒,竟然被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打到。

“你骗了我。”

“不,我没有骗过你,只是有些事没告诉你。譬如你以为是Lambert找来的那些人,其实是我啦;譬如我知道你们的运作模式,有人有危险,你们就会去救他,所以我雇了些人来绑架自己。你都不知道我看到你的时候有多开心。”

Shaw看着这个眼睛里闪耀着癫狂光芒的Samantha,昨晚她还在浴缸里瑟瑟发抖,眼睛里满是无助。疯子,骗子,Shaw有强烈地冲动要揍她一拳,撕下她的伪装,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模样。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但是抱歉,没时间了。”Samantha站了起来,“我们会再见面的Sameen,对了,到时你可以叫我Root。”

Samantha,不,是Root,离开了,她的目标毫无疑问是Finch。Shaw恨自己中了Root的圈套,让Finch陷入了危险;同时她也恨自己,看着Root离开这个束缚了她数十年的鬼地方时,居然有种为她松了口气的感觉。Samantha的计划完美,伪装一流,但那些伤痕,触碰时的颤抖,面红耳赤的脸庞也是伪装吗?羞愤让Shaw把乱七八糟的情绪抛诸脑后,是的,我们会再见面的,下次见面时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四年后。

“Sameen,那会儿我不过电了你一下,你居然打了我一枪。”

“现在谈这个?外面有至少十支枪在对着我们呢,而且那只不过是个擦伤而已,你绑走Finch这事怎么不说啊。”

“嘿嘿,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打偏的。不过还是很疼呢,我以前可是从没出过远门的大小姐呢。”

“得了吧你,在我面前装得跟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兔一样,全都是你计划好的。”

“你很喜欢吧,我们第一次共浴时,你脸都红了呢。”

“那不是共浴,我还穿着衣服。”

“所以,你确实很喜欢吧。”

“……Root,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要打人了。”

“好的好的,这事你原谅我了吧?我真的不想伤害你,虽然我电击了你,还把你留在了庄园,不过我知道的,这点事难不倒你的。”

“我也没想怪你啊,你确实很厉害,完美的计划,完美的伪装。”

“那不是伪装,Sameen,我说过我没有骗过你……总之,能得到你的原谅真是太好了,我也不想带着遗憾死掉呢。”

“不是说不要胡说八道吗!Root,我会保护你的,赶紧让你的机器主子想个法子把我们弄出去。”

“都听你的,Sameen。”

————

Fin

电梯:1 2 3

    

评论(2)
热度(37)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