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荆棘之城3

3

电梯:1 2 3 4

Samnatha很晚才从西侧出来,看起来非常疲惫,走路都不太稳,但对晚上和她舅舅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只字未提,只是抱歉让Shaw等待了很久。“哦对了,你的房间安排在我房间旁边,有点小,希望你不要介意。”Samantha将Shaw领到安排的房间,“房间是我布置的,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简单实用的东西。”Samantha猜的不错,Shaw对房间非常满意,与Samantha的房间只有一门之隔,有什么动静都能听见。

“谢谢你,Samantha。”

得到了Shaw的肯定,Samantha紧绷的肩膀放松了下来,“那今晚请好好休息,布莱尔的早晨从会六点半开始,我的舅舅喜欢早起。”

Samantha走后,Shaw把房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后才安心躺在床上。银灰色的床单没有任何花纹装饰,但是摸起来是非常高级的埃及棉制品,Samantha确实用心布置了这个房间,但这种近乎讨好的态度让Shaw觉得不自然,这位温顺的小姐一定藏着什么东西。Shaw想起Samantha总是躲闪的眼睛,当不小心和她对视时,会发现她棕色的眼底里藏着的阴影,她的灵魂也许正躲在在这片阴影下静静地观察。

Shaw听见了Samantha脱衣服时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哗哗的水流声,思考就此中断,转而冒出一个念头,她是否也在想我的事情?Shaw这么想着,脑中勾勒出她洗澡的画面,水在她苍白的皮肤上流淌,这个想法挥之不去,这扇门真的是太薄了。

半夜,当Shaw还在梦乡的时候,忽然听到了Samantha大声地呼喊:“不要碰我!”还未清醒过来的Shaw身体已经自动运作起来,立刻提着枪冲进了Samantha的卧室,但除了还在床上挣扎的Samantha,并没有看到别人。真是位睡相糟糕的小姐,Shaw收起枪,走到床前握住她的手:“醒醒Samantha,只是噩梦。”Shaw握住Samantha冰凉的手,这位小姐平时肯定运动不足。Samantha渐渐清醒过来,满溢泪水的眼睛有了焦点;“对不起,我做噩梦了,对不起。”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只是噩梦而已,赶紧睡吧。”Shaw松开手,立刻又被Samantha抓住,“等一下,你能陪陪我吗?”

Samantha没有了端庄小姐的模样,头发凌乱地披在胸前,睡衣的吊带松落下来,露出了瘦削的肩膀,冰凉地手还在微微颤抖。还有那眼神,受伤小动物般的眼神,Shaw无奈地暗暗叹了口气,有点理解Martina说的当保姆是什么意思了。

“好吧,我坐在这里陪你,你睡吧。”

Samantha感激地笑了笑,拉着Shaw的手进入了梦乡。

早上当Shaw醒来时,不知何时已经睡到了Samantha的旁边,意识到发生什么的她立刻翻下了床,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好在Samantha还没有醒,没有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

“早上好,Sameen。”Samantha伸了懒腰,“好久没有睡这么好了,多亏了你。”

Shaw不敢直视Samantha的眼神,含糊地应了两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洗手间用凉水让自己冷静一下后,深呼吸一口,恢复到平时的自己。再回到Samantha的房间时,她已经进入大小姐的状态,条纹的连衣裙显得青春可爱,微笑着邀请Shaw共进早餐。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今天让厨房为你做了班尼迪克蛋。”

“谢谢。”Shaw不客气地坐下来大口地吃起来。Samantha坐到Shaw的对面,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她。

“你不吃吗?”

“我早上喝咖啡就可以了。”

“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我了,谢谢你,Sameen。”

Shaw咽下沾满酱汁的半熟鸡蛋,总觉得Samantha变得有点不大一样。昨天还像个在大雨里被浇透的可怜小猫咪,今天早晨却散发着掌控局势的那种自信,还有眼神里快要溢出来的愉悦,Shaw开始怀疑昨天是不是她把自己弄上床的了。但这一切在Martina进门时像清晨的露水一样,瞬间被蒸发的无影无踪。

“Samantha,Greer先生让你现在去一下。”Martina面无表情地地说。

“现在吗?我的早餐……”Samantha瑟缩了一下,眼睛里晃过一丝恐惧。

“是的,现在。”Martina的语气不容置疑。Samantha只好站起来,抱歉对Shaw说:“Sameen,你可以继续享用早餐,Ms Rousseau会陪我过去的。结束的时候我再通知你,今天,大概会比较久,不用一直站在门外等我。”

Samantha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理了理头发,跟着Martina走了,简直有点像要奔赴战场的样子。Martina又对着Shaw露出了那种“知道的比你多”那种嘲讽的笑容,Shaw愤怒地扔下了叉子。

这是到布莱尔庄园的第二天,Shaw对这里仍旧一无所知,明天就是周三,得赶在与Finch碰头之前搞清楚状况。Shaw试图向在这里工作的佣人们打听情况,但他们全都是紧张地看一眼监控,要不缄口不言,要不说些没用的废话,有的甚至正义凛然地斥责Shaw,不应过多打听雇主的消息,Shaw简直要气炸了。Shaw只好到处走走,探查地形,看有没有监控死角,最好能找到监控室的位置,但还是一无所获。郁闷至极的Shaw在绕着庄园外围探查,企图寻找一点线索。

“嘿,你是Smith是吧,这里小姐的贴身保镖?”一个正在巡逻的安保向Shaw打招呼,这人是昨天和Shaw一起过来的新安保。

“你是沃特,他们安排你做这个?”

“对,在森林里散散步。我是说,谁会跑到这荒郊野外的,看我们这身装备,简直要打仗。”沃特晃了晃他手里的冲锋枪。

“这可不好说,这里藏了不少秘密的样子。”

沃特深表赞同。“是的,诡异的地方,连个wifi都没有,也不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不过给的钱确实不少。你怎么样,被整惨了吧。”

“怎么讲?”

“没人告诉你?一开始是Martina想做Miss Groves的贴身保镖,后来被小姐拒绝了,我想Martina一定看你超不顺眼。以前本来没有这个职位的,要不是上个月Miss Groves去拜访芭蕾舞老师的路上跑掉了,Mr Greer大概也没打算专门给她配个保镖。”

这证实了Shaw的直觉,Samantha是这所庄园的犯人,问题在于她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为什么她的舅舅如此害怕她的离开?如果为了财产,为什么不直接杀掉她。

Shaw还想从沃特那里挖出更多的八卦,一个叫乔的安保走了过来,严肃地制止了叽叽喳喳的沃特,“不想丢掉饭碗的话,就不要讨论这件事了。这里因为话多而消失的人可不少,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了。”沃特耸耸肩,止住了话头,Shaw也无法得到更多的消息。

到了下午,Samantha已经进入西侧庄园6个小时了,像从地球消失了一样毫无音讯,作为“贴身保镖”的Shaw感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等在门外,已经完全失去了贴身保镖的意义了。Shaw有些烦躁,不仅是这次任务没有头绪,还因为这谜一样的地方,和始终见不到的Samantha。

稍晚一点,庄园迎来了客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快速走进了西侧庄园。再过几个小时,Samantha出来了,但却是晕倒在轮椅上被推出来的。

“你们干了什么!”Shaw愤怒地揪住Martina的衣领,被对方反手卸掉。“不要动手动脚的,Samantha好得很,只是累了。”

这可不是累的时候该有的样子,Samantha凌乱的头发被汗水黏在脸上,胳膊上明显的淤青。Shaw正打算质问Martina,Greer出现制止了她,下午的西装男站在Greer身后。

“亲爱的Sameen,带我的外甥女回房间去吧,她需要休息。”Greer的依旧带着他那恐怖的微笑,话语里透着不容置疑的权威。Shaw压下怒火,从Martina手里夺过轮椅。

Greer哼了一声,“这就对了,真是乖孩子,这里就交给Sameen 了,我们走吧,Martina, Lambert。”

在为Samantha检查完身体后,从腰上轻微的灼伤,Shaw确认她是受了电击。胳膊上的淤青大概是被用力拉扯后留下的。除此之外,她的背上、大腿上到处是已经愈合,甚至淡化的疤痕。Samantha到底在这个宅子里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如果她的舅舅一直这么对待她,她想杀了Greer一点也不奇怪,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Samantha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Shaw守着Samantha直到她醒来。当她睁开眼看到Shaw时,虚弱地笑了笑,“Sameen,你一直陪着我吗?”

“嗯,因为我是贴身保镖。但我的保护对象变成这个样子,你不打算告诉发生什么了吗?”Shaw尽可能温和地回答Samantha,尽管她的愤怒已经难以自制了。

Samantha坐起来,用她那过分湿润的眼睛看着Shaw,向她请求:“你能扶我去浴室吗?我想洗个澡,但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Shaw无法拒绝,就像她拒绝不了Bear向她乞食的眼神一样。她将Samantha扶到浴室,Samantha拉住打算走开的Shaw,同时打开了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充斥着这密闭的空间。

“房间里有监听。”Samantha对Shaw耳语。“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但我最好真的洗个澡,帮我拉下拉链行吗?”

Shaw帮Samantha脱下了裙子,解开文胸,脱掉了内裤,扶着她坐到浴缸里。她不可避免地看光了Samantha各个部位,精致的锁骨哦,小巧的胸部,还有完全红透了的耳朵。她的手指扫过Samantha白的不可思议的皮肤时,Samantha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Shaw担心自己的脸跟她一样红,像个未经世事的幼稚小鬼一样。但在这热气氤氲的浴室里,应该还算正常吧。

Samantha在浴缸里抱着自己的双腿,迟迟没有说话,Shaw并不想去逼迫她,直到她有力气讲出第一个字。

“Sameen,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如果我舅舅知道的话……”

“你可以相信我。”Shaw蹲在浴缸边上,她需要取得Samantha的信任,但真情流露什么的实在不适合她。

“但是,你也是被我舅舅雇来到。”

“我是你的保镖。”

Samantha盯住Shaw,仿佛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有没有撒谎。Shaw从来不惧怕挑战,迎着Samantha的目光瞪了回去,两人这么对视了三十秒之久,最后还是Samantha先害羞地垂下了视线。

“我相信你,Sameen。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你见面还不到两天,除了你的名字和简历上写的那些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这真是不理性,但是,我相信你。”

Shaw点点头,暗自舒了口气。Samantha巨大的棕色眼睛像个深渊。“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凝视着你”,Shaw感觉自己差点就要被吸进去,直接落入未知的深渊,带着兴奋、好奇和一点疑虑,再过一会儿她可能就是撑不住的哪一方了,此时仍在快速跳动的心脏就是最好的证明。

————

TBC

电梯:1 2 3 4

评论(3)
热度(34)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