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荆棘之城

看完FingerSmith的电影和书,腹黑诱受的莫徳好吃得要命,与我们的诱受Root有不少相似之处(擅长伪装成天真无邪小白鸽)。而口嫌体正直的苏(扬言要杀了莫徳,最后还不是抱在怀里亲亲,即便在疯人院骗得最惨的日子做梦还老梦到莫徳,真是不老实)和嘴硬的Shaw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有了这篇小东西。

————————

1

当Shaw用心享用那块肥瘦相间的纽约客牛排,Bear伏在脚边开心地吃着Shaw切割他的一小块肉,日子和平得简直不像话时,Finch突然间的联络简直就像往这块极品牛排上洒上了蛋黄酱那样令人反胃。

“Finch,我再说一遍,休息时不要找我!”Shaw气愤地将叉子用力地插在了牛排上。

“Miss Shaw,我非常抱歉,但是号码不会有休息日的。”Finch也很害怕Shaw的怒气,但还是坚持表示了反驳。

“去找Reese去!”

“Mr Reese已经有任务在身了,这次的号码可能必须得由你出马了。我已经为你应聘上了布莱尔庄园Miss Groves贴身保镖的职位,明天你就得前往就任了,我想你今天得赶紧收拾准备一下。”

Shaw已经完全没有享受这块牛排的胃口了,整块都丢给了Bear。“Finch,如果不是你给的工资不少,我真的有点想揍你了。”

“Miss Shaw,我知道用餐的时候被打扰是非常不愉快的,我一定会补偿你的。另外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把Bear带出去了?”

“它在我这呢。”

“哦,也许你下次还是和我说一下,我在图书馆找了它很久,另外你没有给它吃什么高油高脂的食物吧,Bear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犬,他决不能……”

Shaw果断挂掉了手机,她摇摇头对Bear说:“看看我们摊上了个什么好老板,剥削家。”

当Shaw带着Bear回到图书馆时, Finch已经在玻璃板上贴满了这次号码的照片和相关资料。她欣赏这位老板一丝不苟的作风,但对他完全没有休息时间这一点持保留态度。

“ Miss Shaw,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呃,Bear嘴上那个黑色的是什么,牛排酱汁?”

“不,你看错了。”

Shaw刻意忽视掉 Finch眼里的怀疑和责备,Bear在 Finch手里活得太清苦了,只能吃Finch准备的健康狗粮,Shaw总是想方设法给它开开荤。

“这次号码是什么情况?”Shaw取下一张棕发女人的照片。

Finch一把取回了照片,重新在玻璃板上贴好。“Samantha Groves,John Greer的外甥女,现在与舅舅一同住在纽约市郊的布莱尔庄园。”

“这次是位有钱的小姐吗?”

“她是德西玛公司的唯一继承人,德西玛是近年迅速崛起的高科技信息公司,所以是的,她非常有钱。不过现在她的钱都在她的舅舅Greer手中。Miss Groves年幼时父母双亡并留下遗嘱,由其舅舅负责管理其公司和一切财产,并在适当的时候交付给Miss Groves。”

“适当的时候?”

“没错,很奇怪,按照遗嘱的意思,只有在John Greer觉得适当,才会把财产还给Samantha Groves。”

Shaw吹了一声口哨,“要是我是Miss Groves,肯定急坏了。”

“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这个外甥女,John Greer可以永远把财产握在手里了。”

“所以,你觉得是家庭财产纠纷,天啊,我一定也不想卷入这种老套剧情。”

“那是你的工作,判断那是受害人还是罪犯。”Finch把一叠资料交给Shaw,“这里有你需要的一切资料,你最好在去之前把所有的东西记住,布莱尔庄园是个奇怪的地方,不许携带通讯工具,不许连接网络,有独立的通讯基站,和非常坚固的防火墙。我之前试图侵入那里的视频监控系统,但是……失败了。“Finch尴尬地扶了扶眼镜,“所以, 我可能暂时无法和你进行实时通讯了。”

“太好了,单兵任务,我喜欢。”

“哦,我以为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会失落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布莱尔庄园与外界联系很少,但每周都有运送食品的车辆过去,我给自己谋了一个卡车司机的职位。每周三早上七点,我可以在里面和你碰头。”

Finch为Shaw编造了一个Sameen Smith的身份,有部队服役资历和医学背景。Shaw嗤之以鼻,大概直接从自己的简历里抄的吧。而她的服务对象Samantha Groves,从Finch给的资料来看,是个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极低的曝光率,极少的网络资料。事实上除了每月一次到拜访她的芭蕾舞老师,其他时候根本不出门。

“她都没去过学校?”

“找不到任何入学记录。”

“没想到现实中还存在这种维多利亚时期的大小姐。”

“并不准确,那时候的小姐们还能参加社交舞会,我们的Miss Groves看起来从没有过这种机会。”

Shaw不禁再次审视照片中的女人,她的工作是不应该带有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但她还是对这只笼中的小鸟生出一丝同情心。

第二天,Shaw来到了布莱尔庄园。和她一同前来的还有新招聘的10名安保人员,加上原有的,整座庄园仅安保人员就有五十多人。这对于仅有两名主人的庄园来说,场面实在是过大了。Shaw从纽约市区集合点出发,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才来到庄园门口,Shaw都怀疑这里还算纽约吗?尤其让Shaw失望的是,虽然处于环境优雅的森林之中,这里的门岗几乎是监狱级别的,铁质的路障和高压电线网非常煞风景,更别提那些荷枪实弹、凶神恶煞的安保们。看来布莱尔庄园绝不只是一幢普通的宅院。

“欢迎来到布莱尔庄园。”车门打开后,迎接他们是个趾高气昂的金发女人,指挥新来的安保们排成一排,然后没收了所有人的通讯设备。

“我是你们的队长Martina Rousseau,以后你们将听从我的命令,不接受疑问,不接受反驳。希望你们的本事对得起你们高昂的薪水。”简短的情况说明后,Martina立刻为新丁们分配了工作,很快只剩下Shaw一个人还站在原地。Martina不急不慢地翻看着Shaw的资料,上下打量着她,带着不明所以的笑容,眼神却是冰冷又狠毒。上班第一天就惹上司不高兴,Shaw感觉自己的保镖生涯前途多舛。

“Sameen Smith,你的简历令人印象深刻,医学院毕业,海军陆战队服役。我猜你一定非常厉害,尤其对于你这样的小个头女士。”

Shaw讨厌这个金发女人像条蟒蛇一样围着自己绕圈,一边吐着信子般地说着明朝暗讽地话语,如果在平时,对付这种家伙Shaw会直接朝她脸上来一拳。但是第一天就丢掉Finch好不容易为她“争取”来的工作,Finch的脸色应该会非常难看。所以Shaw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冷静地说:“你可以试试。”

Martina冷笑一声,“我会的。但是现在,跟着我,我带你去见Miss Groves,你的保护对象。”

布莱尔庄园是古典的英式建筑,华贵典雅,充满了Shaw最讨厌的繁复的花纹和闪耀的装饰。但是和刚刚经过的煞风景的门岗一样,这栋古典的建筑里到处都是监控,简直多到不自然。Samantha Groves的房间位于庄园东侧,John Greer则住在西侧,从东侧到西侧甚至设有需要刷卡才能进入的门禁,这个庄园似乎隐藏着不少东西。

Martina在东侧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忽然转过身低声对Shaw说:“我可能需要提醒你,Sameen Smith,我们这位小姐不谙世事,你的职责是随时随地保护她的安全,但可能更多的时候,你得当个保姆。如果受不了,可以告诉我。”

面对忽然关心起自己的Martina,Shaw有点迷惑,含糊地说了句:“我会尽力的。”

Martina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而入。Samantha Groves,Shaw的号码、保护对象、日后的麻烦,正站在房间里等待着她。

——————

to be continued

电梯:1 2 3 4

评论(1)
热度(48)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