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假如Shaw是吸血鬼之:食品供给

大概是发生在第四季时,Shaw被马婷婷发现藏在地铁站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TM又开始和Root说话了,并为Root提供追Shaw的小建议。

————

“请给我全城血库的库存情况。”

“好的。今天全市o型血存量充足,离你最近的血站位于布鲁克林区,隐藏身份和服装已准备好。”

“真高兴又能听到你的声音了,现在为我们的小吸血鬼准备晚餐吧。”

Root换上TM准备好的护士服装,正大光明的进入了布鲁克林的血站,甜甜地和门卫打了个招呼,顺手取走两袋血浆,放入特制的冷藏手提箱里,迅速离开了。

走到TM指定的安全点,Root颇为可惜地换下了护士服装。

“我能留着这个不?还挺想穿给Shaw看看的,说不定她会喜欢呢。”

“根据执行人Shaw所说的曾经学医的经历,应当对护士颇具好感。”

Root开心地挑了挑眉毛:“真的?那今天去Shaw那里的时候就穿这身好了,‘护士小姐提供上门服务’,听起来很火辣呢。”

“根据以往数据,可能会遭遇执行人Shaw的抵触,你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得到一个白眼。鉴于到你昨天对她下毒、电击和绑架,请考虑遭到暴力对待的可能性。”

“那就是意味着她喜欢!你需要多了解人类的感情。”

“那听起来很矛盾,而且执行人Shaw并不是人类。”

Root已经换好了皮衣牛仔裤的装扮,将护士服叠好,放进自己的手包里。“她当然是人类,也许吃的东西有点特别,但支配她行动的是人类的感情。也许她比我还符合人类的标准,毕竟我以前是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杀手,而她是个从来不咬人的吸血鬼。强大的身体,柔软的内心,简直完美!”

“你对执行人Shaw的评价带有强烈个人情感,并不客观。但Shaw在执行任务时确实谨遵将人命损失降到最低的原则。”

Root把两把手枪上好子弹,一把藏在腰后,一把放在包中。“看到了吧,Shaw关心别人,虽然她总是把自己说成毫无感情的冷血吸血鬼。”

“此事有待考量。但我必需提醒你,你放了太多注意力在执行人Shaw身上。”

Root已经准备妥当,“别担心,我会当好你的模拟界面的,我的下一站去哪里?”

“请不要忽视我的警告,你让我寻找Shaw资料的程序已经占用我相当多的资源,我本应该平等地帮助所有人……”

“Shaw不是一般人,Shaw是你的潜在模拟界面,有一天我会死去,Shaw将我成为我的最佳替代。在此之前,你不需要对她进行更加详细的评价吗?”

“有道理,但我总觉得你在假公济私……”

Root嘴角上扬,轻轻一笑:“相信我。现在还是让我们关注我的下一项任务吧。”

————

谢天谢地这次的任务不用沾血,Root深感庆幸地回到地铁站。不知从何时起,自己一旦受伤,Shaw的脸色就会变得很差。

“我不是你的专职医生,你能不能注意点!”

当然,无论脸色再怎么差,语气再怎么不耐烦,最后她还是会帮Root包扎好,会过几天提醒她换药,就像个称职的医生一样。

对于Root来说,Shaw当然不是自己的专职医生,她们的关系尚未明确,正处于一种模模糊糊地暧昧状态。她们互相伤害,互相拯救,互相关心。她们已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但显然有些别的东西飘荡在她们中间。Root知道那是什么,要不然她也不会抓紧一切机会在Shaw的面前吸引她、讨好她,几乎到了搔首弄姿的地步了。

但吸血鬼的心房没大概是没那么容易可以打开的,尤其在她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有心的情况下。Root已经做好了等待的心理准备,等待她的吸血鬼一个驻足,一个回头。她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没有方向的飘荡了多年,现在她把线缠在了Shaw的身上,默默地飘在她的身后,只要Shaw愿意,随时都可以把自己拽到身边。Root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而换上护士服为她的吸血鬼送晚餐是等待中增加情趣的重要戏码,Root乐此不疲。

“提醒,护士不能够涂抹指甲油。”在Root为自己涂上黑色指甲油时,TM不失时机地冒出一句。

“谢谢提醒,但这是为Shaw准备的,她喜欢这个。”Root继续修饰自己已经很完美的指甲。

“为了讨好执行人Shaw,建议提供AB型血浆,预计比涂抹黑色指甲油效果更好。”

“什么!”Root惊得差点毁掉自己的无名指指甲,“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Shaw喜欢AB型?”

“为执行人Shaw提供的血浆中,AB型血浆消耗地会比其他血型略微快一些。”

“让我看看我拿了些什么,哦,只有一包AB型。等等,我好像就是AB型的……”

“执行人Shaw有强大的自控能力,并不会因为你是AB型血而表现出吸血欲望……”

“是,我知道。”Root有点泄气地说,“不管我流了多少血,她都没有要舔舔的意思,遗憾,要知道我是很愿意为她贡献一点鲜血的。”

“但是,在我能看到的情况,每次你走后执行人Shaw都会喝上一袋鲜血。”

Root整个突然绽放起了光彩,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这可耐人寻味了,看来……”

“看来执行人Shaw确实对AB型情有独钟。”

Root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真的需要好好了解下人类的感情,真的。”

————

嗨, sweetie,想我了吗?”

当Root摇曳生姿地走进地铁站时,Shaw正坐在长椅上,右手被拷在了把手上。这种普通的手铐对她来说跟纸做的没什么区别,她现在没有挣脱更多的是表达她的不满,这一点Root从她冷冰冰的眼神里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

“今天是护士啊,怪不得我昨天享受了一套下毒加电击的套餐,你是哪家疯人院里跑出来的护士?”Shaw把手铐晃得咔咔直响,不满情绪已经直冲天际了。TM在Root的耳朵里拉响了警报,提醒她寻找遮蔽物。

Root努力克制想笑的冲动,嘴巴抿成了一条扭曲的弧线。她当然能分清楚Shaw是真的生气还是装装样子,既然自己在走进地铁站的那一刻没有被掐住脖子,那说明她的sweetie只是闹着玩而已。

正合我意。

“我以前确实在斯通精神病院待过一段时间。”Root笑吟吟地坐到了Shaw的身边,“非常抱歉对你做了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象征和平的晚餐。”

Root拿出了那包AB型血浆,慢悠悠地插上吸管,递到了Shaw的面前,“你一定累了,不来点你最爱的红色饮料?”

Shaw的眼神在Root和那袋血浆之间犹疑了几个回合,最后用左手一把抢了过来。红色的液体顺着吸管流进了她的红唇。Root满意地笑了。

“嘿!”Shaw被Root笑容激怒了,“这不代表我原谅你了,你昨天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我,一袋血可不够赎罪!”

“我真的很抱歉,但这是为了你的安全,为了我们的安全。”Root摆出一副无辜的脸庞,“而且我们知道,一副手铐是不可能拴住你的。所以,这算是我的请求,请求你待在地铁站里,为此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Shaw扭头转向Root,露出了似乎不怀好意的笑容,“任何事?”

“任何事。”Root凑近了Shaw,把自己细长脆弱的脖颈展露给她,“甚至你想咬我都可以。”

那袋血Shaw已经喝完了,她舔了舔嘴唇,故意用嫌弃的口吻说:“不用,我已经喝饱了。”

“那真是遗憾,我可是随时为你准备着。”Root用她过分苍白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脖子,青色血管被衬托得更加明显。

Shaw嗅到了血管里甜美的味道,那汩汩流淌的鲜血正在明目张胆地诱惑着她。这可真有点不知好歹,诱惑吸血鬼是多么愚蠢的行为,Shaw决定给Root一点教训。

她释放了一点吸血鬼的气息,让Root感觉到危险,但不会对她有实质性的伤害。“你不知道被吸血鬼咬意味着什么吧。”Shaw低沉的声音钻进Root的耳朵,后者浑身都颤抖起来。Root再次体会到当初和Shaw初次交手时,那种面对野兽时的浑身震颤。Shaw吸血鬼的尖牙贴上了Root僵硬的脖颈,一阵刀尖划过尖锐触感和丝丝凉意让Root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Shaw耐心地用她的尖牙在Root的脖颈上磨蹭,此时的Root就像小白兔一样渺小、脆弱、令人疼惜。Shaw的本意是让Root体会到被吸食生命的恐惧,但Root享受这种危险,让她颤抖的除了恐惧还有兴奋,或者因为恐惧而兴奋。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气息变得非常不稳定,心脏急促地跳动。这种兴奋影响了Shaw,所谓本意变成了借口,她只是想找个理由触碰Root,穿着护士服的Root确实很迷人,从Root进门的时候,她就想这么告诉她了。

Shaw的尖牙从脖子来到了锁骨。Root精巧的锁骨像一件艺术品,一件亟待Shaw来破坏的艺术品,它与Root天鹅般的脖颈一起构成了完美的角度。这一小节锁骨随着Root的呼吸不安地起伏着,包裹着骨头的白皙皮肤上微微地沁着汗水。Shaw收起了尖牙,取而代之用她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

冰凉柔软的舌头碰触Root的瞬间,她用她颤抖的声音轻轻吐出了Shaw的名字:“Sameen……”她们之间隐秘的情感、压抑的情绪,随着Root微微的颤音一起喷涌而出。Root抱住了Shaw,想要把她揉进身体里般地抱住了她;Shaw咬住了Root的锁骨,并不是吸血鬼那种咬,她早已把尖牙收起来了,而是比吸血鬼更胜的,要把Root整个灵魂吃掉一般的,不停地舔舐、吮吸。

“现在你知道勾引吸血鬼后果有多严重了?”

Shaw早已挣脱了手铐,她把Root压在了长椅上,一只腿顶住了Root最为脆弱敏感的部位,一只手从Root的脸颊摸到了肩膀、胸部、腰肢,现在已经伸入裙下,侵入了大腿。

“完全明白了呢。我唯一的问题是,作为冷血的、没有体温的吸血鬼,你,还有感觉吗?”

Shaw的声音像磁石一样吸住了Root的心脏,一阵酥麻的暖流从下身一直蔓延到身体各个角落—— “也许更敏感了,你可以试试。”

突然,Root的耳中警报大作,Shaw也听到了,停下了动作。随之而来的是Finch煞风景的声音:“Miss Shaw,你在吗?我为你买了你最爱的三明治。”

Root非常不满地抱怨了几句,手还舍不得从Shaw的后背上拿下来。Shaw把刚刚解开Root护士服的扣子扣好,然后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和头发,清咳了两声,恢复到平时的模样,同时用Finch听不到的声音对Root说:“也许下次你来的时候,可以挑个好一点的时间。”

原本沮丧着的Root笑逐颜开:“当然,我们可不想吓到Harry。也许下次我们可以继续……”

Shaw点点头:“也许下次。”

————

Fin

评论(2)
热度(59)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