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sy

直到某一天2

吸血鬼的Shaw和Root逐渐熟悉时候的故事。

电梯:1 3

———————— 

2

“所以说,你对我感兴趣喽?”

“不,我没有那么说。”

“你问了Finch关于我的事。”

“那不代表什么,我还问他哪里有三明治卖呢。”

“但是你对三明治感兴趣啊~”

“……”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Root总是有本事让她哑口无言,而且总喜欢挑些不恰当的时候闲聊,譬如现在对面的飞过来的子弹都快把她们的掩体打穿的情况下。

“我们先把那边那个混蛋毒贩解决了再说行吗?”

“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我是无所谓,这些家伙可杀不死我,你的脑袋瓜来上一枪可就难说了。”

Root挑了挑眉毛,“我知道你会保护我的。”

Shaw回报了个大白眼。

加入TM小队已经有一阵子了,每天接接号码,救救人,Shaw对新生活没有什么不满。Finch是个好老板,给钱一点也不小气,只是规矩特别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Reese也不错,忠诚,话少,杀人的本领不在Shaw之下。Fusco是个啰嗦的胖子,明明很怕Shaw,又忍不住和她斗嘴,但Shaw承认,在战斗中他胖胖的身影还是很可靠的。Cater是个好人,虽然已经不在了,但Shaw常常怀念她。还有Bear,支棱的耳朵,超棒的皮毛手感,完全不会惧怕Shaw散发的非人类气息,是所有地球生物中Shaw的最爱。

重要的是,他们都不会对Shaw吸血鬼的身份另眼相待。

“你这算啥啊,我见过的烂人多了去了,我自己以前也是呢。”Fusco对Shaw的问题不屑一顾,“我老看你喝酸奶一样的喝血,话说你喝过人血吗?直接啃脖子那种?”

“没有。”

“为啥呀?”

“我不想把别人也弄成吸血鬼。当然,即便被吸血鬼咬了,变成吸血鬼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不用太担心。再说,我们不咬胖子,皮太厚。”

“我刚想说‘你比那些烂人好多了’,你个混蛋。”

 

“我不在乎那些。”Reese把大衣领子竖起来,“你喜欢喝血也好,吃牛排也好,反正都是Finch付钱。不过要是哪一天我发现你咬人了,我会亲自收拾你的。”

 

“Miss Shaw。”Finch睁大了他那天天盯着电脑屏幕、干涩又红肿的眼睛,“我设计机器的初衷是为了阻止大规模恐怖袭击,换言之,是为了保护人类。如果机器跳出了你的号码,判断你是需要救助的对象,那么对机器来说,救你对保护人类有益。我相信机器的判断。”

 

Shaw的吸血鬼身份不是个问题,不会有人把她视为威胁,看作怪物。即便得不到普通人的生活,保持现在这样,Shaw觉得也不错。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Root。Root什么时候变成了问题,Shaw也无法解释。Root一出现,总是伴随着火药和鲜血,有时是别人的,有时是她自己的。然后她会扔给Shaw一把枪或者一个头盔,拉着Shaw去偷个飞机、突突一群坏人的膝盖什么的。

Shaw喜欢Root带她去搞得这些户外活动,很多时候她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能力,让Shaw不禁怀疑,这是不是Root故意安排的。

“我可什么也不知道哟,大局是由她掌握的。”Root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好吧,对这些任务Shaw没有意见,但Root这个人又是另一回事。对于当时对自己下毒、电击的事,Shaw早就用拳头回报过了;对于她救过自己的事,Shaw也已经在各种险境下救了她很多次,早已不欠她什么了。

但是,依然有种纠缠不清的感觉。Shaw把这种感觉怪罪于Root总是不加掩饰的黏腻目光,随时会蹦出来的轻佻语言,还有总是耍帅一般的在她面前双枪射击。Shaw企图用自己活了一百多年的人生经验来嘲讽这些幼稚的人类行为,结果发现一点也不奏效。是的,就算自己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这些生物特征,Root的这些行为还是会让自己不自在,肌肉紧绷到疼痛。

更糟糕的是,Shaw发现自己开始关心Root了。Root像阵风一样来去自如,听命于TM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她似乎是个永远精力充沛的疯子,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始终有备而来。但在Shaw眼里,依旧是个打一枪就会喷血的人类而已。Root自己却毫无自觉,哪个傻瓜会把武器扔掉冲进枪林弹雨里去救人?Shaw真想在她脸上来上一拳。

就像现在这样,明明提醒过她了,这家伙还是这么不注意,胳膊上又中了一枪。

“容我自辨下,这可不是我的错,你也没有注意到那个枪手啊。”

Shaw故意在清理伤口时下了重手,让Root闭嘴。

“你这个得缝合,我这里没有麻醉。”

“我以前做过没有麻醉的手术,不是大问题。”

Shaw沉下了脸,她不是很喜欢提到control挖Root镫骨的事。

“抱歉,”察觉到Shaw生气的Root软了下来,“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Shaw不说话,专心手上的动作,她的动作精准又迅速,但Root还是疼得浑身是汗。

“这是你自找的。”Shaw丢给她一瓶威士忌。

“我甘愿受罚。”Root灌下了一大口,“谁让你的技术这么好呢,比我遇到过的医生强多了。”

“我曾经在医学院待过。”

“我的Sweetie 真厉害!我知道你在军队待过,还有当特工的经历,没想到你还当过医生?”

“那是信息时代以前的事了,医院对我来说可是超级市场。不过准确地说,我没有当医生,他们说我不适合,把我赶出了医学院。”

“那他们损失可大了。”

这是Shaw第一次在Root面前谈起往事。Root高兴地有些忘形,想从沙发上起身,但受伤的手臂让她倒吸一口冷气,又倒在了沙发上。

“还是吸血鬼好,这点伤很快就能恢复了。”

“但受伤的时候还是一样疼。”

Root的眼神温柔起来,专注地看着Shaw,“sameen,你以前从来不告诉我你感受。”

Shaw受不了这个,受不了Root念出“sameen”时微微的颤音,受不了她蒙上水汽的眼睛,受不了她躺在沙发上扭捏的身体。这一切让她很烦躁。她摇了摇头,闷一口酒,用辣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疼痛没什么不好的,我还挺喜欢的。……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什么也没说呀。”

天啊,她已经可以用眼神把话题带偏了。Shaw忍不住又来了一个直冲天际的白眼。

“我的意思是,疼痛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感觉,也是我还保留着的、不多的人类的感觉。这颗子弹打在你身上,和打在我身上,是一样得疼。”

“你知道这话听起来有点像是老掉牙的情话。”

“我本来就该是老掉牙的人了。”

“我想就算牙齿掉光了,也不能减损你的美貌。”

这本是一句会招致Shaw白眼的话,Root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Shaw闷闷地喝了一口酒,许久不说话。

“Root,我大概永远不会有牙齿掉光的一天了,但我希望能看到你的那一天,不要死得太早。”

 

这是她们为数不多的谈话,战事越发吃紧后就很少有机会再深入聊下去。有时Shaw连续几个月都见不到Root,每次见到她,不是去送死,就是在去送死的路上。Shaw知道,这世界上对Root来说最重要的就是The machine,那是她的上帝,她总是迫不及待地执行TM的命令,急于将自己献祭给TM。Shaw感觉自己每次都是拽着她的领子,把她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Samaritan上线之后,情况更加糟糕,连Finch和Reese也要掩藏身份躲起来。而Shaw被安排在一个大卖场卖化妆品,真是好极了,把吸血鬼安排在她的食物堆里。好在Finch(实际上是TM安排的)提供血液线路并没有断,Shaw不至于饿到吃自己的顾客。

事实上血液现在由Root专线运送。隔一阵子,Root就会拎着一个小箱子出现在Shaw的面前,她有时候是快递员,有时候是保姆,但从来不是Root,因为她是TM的界面,需要更深地隐藏自己。但一见到Shaw,Root的伪装就失效了,开心到连眼角的细纹里都充满了笑意,眼睛滴溜溜地将Shaw扫描一边,用软绵绵的、甜腻地语调说:“嗨,sweetie,想我了吗?”

“当然啦,就像想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虽然呛了一下Root,但Shaw知道那样的开心是真心的。Root原本没有必要亲自来送血液,只是为了见到自己,便穿过大半个纽约,也许是大半个地球来给自己送食物,甚至都没有时间停留一下。

但有些时候,事情就很讨厌了。

“嗨,sweetie,我来送饭啦。啊,不是我腹部的这些,但这里很需要你处理一下。”

Shaw不喜欢看到Root受着伤出现在自己门口,像一条瑟瑟发抖的落水狗,那不应该是这个天才黑客、精力充沛的疯子该有的样子。Shaw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见面次数很少,Shaw也发现那个住在Root耳蜗里的嘈杂声音安静了——Root和她的上帝失联了。

Shaw沉默地帮Root处理伤口。

“Shaw,你这样不说话很可怕哟。我这次真的挺小心的,但samaritan的特工越来越聪明了……”

“而你家上帝最近不理你了?”

“哦……”Root的声音小了下去,“你知道了……是呢,怎么瞒得住你呢……TM现在必需躲藏起来,不能直接跟我联系了,Harry又举棋不定,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

Root不再掩饰她的疲惫、脆弱,没了她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笑容,连说话声音都在颤抖。

失去TM的Root竟然是如此得黯淡,Shaw感觉TM像一个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Root的生命,简直就像吸血鬼一样。

“为什么,Root?为什么关心这些事?那些号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需要豁出命去救他们。”

“哦?”Root有些惊讶地挑挑眉,“你现在才对这份工作有疑问吗?”

“我无所谓,我甚至不算个有生命的东西。但是你不一样,用生命换生命好像不是什么好交易。”

“哦Shaw,你和Harry一样,似乎都进入了迷茫期。你知道,经过这么多事,我知道每个人都很重要,那些号码,我们的身份,都有意义。而且现在不光是号码的问题,我们需要赢得战争,拯救世界……”

“去他的世界Root,这个世界有谁知道你在做这些吗?而你呢,凭你的本事在哪个世界活不下去,为什么要那玩意儿对抗?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我相信The machine。”

又是TM。Shaw无力地坐在沙发上,TM是Root的信仰,在她心中无可替代;但对于TM来说,Root是逐渐衰老的人类,是早晚会被替换掉的模拟界面,而且TM还向Root灌输了一个人类根本无法承受的宏大理想、无法完成的艰巨任务——拯救世界?那是这个细胳膊细腿小黑客该做的吗?

“Root,我是个吸血鬼,我已经活了很久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今天我救的人,五十年后还是会死掉。Finch会死,Reese会死,Bear,哦,我会第一个失去它。然后,我还会一个人活很久。”

“Shaw……”

“所以你看,我做的这些没有什么意义,我不关心这些号码,不关心这场战争……”

“哦Shaw,你不需要把自己说得这么绝情。你是个不咬人的吸血鬼,一直在试图帮助人。我看过你还是侦探的时候和Cole接的那些案子,虽然有些婚外情之类无聊案子,但都是帮助人的。你可是吸血鬼啊,强大的力量,没有道德约束,你可以做些更糟糕的事,但是你选择做个好人……”

喋喋不休的Root让Shaw想起来“维罗妮卡”,看来一紧张话就会变多并不是演技。Shaw知道Root在紧张自己,或者说,Root在害怕失去自己。她的手不知所措地在空中飞舞,时不时闭上眼睛整理措辞,脑袋短路般地结结巴巴,干涩的嘴唇不停地翕动。

Shaw忽然明白了,明白了一个浅显的现实。那些调戏的话语、做作的媚眼不过是Root的另一个伪装,她实在太沉迷于角色扮演了,费心费力地演出了一个对待感情潇洒轻浮的Root,实际上的她和自己一样,感情这东西比超级人工智能的想法还要难以捉摸,只不过Shaw选择“干脆不碰”,Root选择“假装很厉害”。

两个傻瓜。

忽然开窍的Shaw嘴角自然而然地微微上扬,有点享受这种“掌控大局”的感觉。

“Shaw,你笑了。”

“并没有。”

“不,你确实笑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真的。”

Root皱起了眉头,似乎在脑中演算刚刚的场景,显然并不是很顺利,Shaw又有点想笑了。

“听我说Root,我并没有辞职的打算,TM好歹救过我的命。我只是希望下次任务中,你如果遇到危险,请一定找我帮忙。千万不要孤身去执行任务。”

“Shaw,如果Samaritan的监控发现某个人怎么都打不死,那可是超级异常的行为……”

“所以你被打死就正常了?”

“Shaw……”

“放心,我会表现得很正常的,我可是在卖化妆品的姑娘,普通得要命。”

Root终于笑了。

“你需要休息,我想你也没有能去的地方吧?”

“能在你家沙发上躺一晚就好啦。”

“你睡床。”

Shaw抱起了Root,走进卧室。

“你真是绅士呢,那我们今晚一起睡吗?”

 “不,我不需要睡觉,床对我来说就是摆设。”

“我本来想为你布置个棺材的,但还是太奇怪了。而且你知道,床不光是用来睡觉的吧。”

平常的Root又回来了,Shaw无奈地摇了摇头。

“睡吧,我就在这儿。”

脑袋沾到枕头的Root几乎立刻就睡着了,但还是用努力最后的意识挤出一句话:

“不会让你孤独一人的,sameen。”

 

迷茫期过后的Finch重新振作起来,继图书馆之后纽约小队有了新的基地——一个废弃的地铁站,Shaw终于可以和Bear玩耍了。Shaw和Reese继续处理无关号码,Root还是神出鬼没,偶尔过来地铁站晃一下,Shaw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她也没有要Shaw帮忙的意思。

“给Ms Groves一点时间,Ms Shaw。”在Shaw今天第三次问“Root哪去了?”的时候,Finch终于忍不住,“我相信Ms Groves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Shaw觉得自己不应该问Finch,他和Root在TM的一些关键问题上分歧严重,两人见面就吵,还是那种别人根本插不上嘴的书呆子式吵架。

而Reese更加讨厌:“真是个好问题呢Shaw,你开始关心Root了,嗯,有意思。”

Reese就是个职业混蛋。Shaw一边监视着号码一边想着。

“这是你的号码?不是很帅呀。”戴着黑框眼镜的Root突然出现,坐在Shaw的旁边。

该死,拥有超强听觉的吸血鬼可不应该被吓一跳。Shaw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

“你干嘛来这?”

“TM让我过来的,没有告诉要干什么。”Root无精打采地回答。

今天也是忧郁的Root。Shaw瞥了Root一眼,在心里对她戴眼镜的新形象打了十分,并决定下次也试试(s4e06)。

几乎是伴随着Root的出现,Shaw这边就出现了状况。这次的号码,一个卷入了一场被操纵了的选举的民调专家,似乎和Samaritan扯上了关系。Shaw讨厌这样,这意味着这八成是个需要保护的号码,没有要绳之以法的坏人,通常还会迎来一个不痛快的结局。

但是既然要对付邪恶的人工智能,Root比自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Finch向Root请求帮助时,阴郁的Root一下子被点亮了,这好歹让这个任务不那么讨厌了。

这时的Shaw完全没想到今天晚些时候,事情会变得如此糟糕。这次的号码没有扯上黑帮,没有杀人放火等恶性事件,对手也不是人类,Shaw本以为最终会以Finch和Root那种比较文雅的黑客方式解决,直到她跟踪号码来到新州长的庆功宴上,一个金发女人出现了,Shaw的脑袋像中枪了一般轰然作响。

同样在庆功宴上的Root和Finch很快也发现了这个女人,并判断她是Samaritan的特工,立即向Shaw发出了撤退警告。

脑中的轰鸣声让Shaw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她想像野兽一样冲过去撕碎这个女人。

“Root,她不仅是Samaritan的特工,她就是曾经要抓我的那个吸血鬼猎人。”

“你确定吗Shaw?我当时可是朝她脑袋里送了两颗子弹。”

“绝对是,看来她不仅是猎人,大概和我一样是个吸血鬼。”

“好吧,现在我记起来这个金发bitch了。”

“是她在Cole的身体里埋了炸弹和毒药……”

Shaw死死盯住这个金发女人。此时台上的新州长忽然倒下了,现场一片混乱,金发女人趁机调转方向去追号码。

“Shaw!”Root的声音如此之大,Shaw差点扔掉耳机,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在无意识中变成了半兽爪的状态。

“不要和她接触!先保护号码。那女人现在处于上帝模式,我们必须让号码避开所有监控。”

Root的喊叫声阻止Shaw的行动。Shaw将手恢复了原状,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一下。

“我去引开她。”

Shaw偷到号码的手机,伪造一个错位的定位,把那个金发女人引开了。但这并不能争取多少时间,更多Samaritan的特工正在赶来,一场战斗不可避免。

Shaw到酒店与root他们汇合,他们的号码还正在隔壁房间瑟瑟发抖,Finch和Root又开始在the machine的问题上争论起来。Finch最近真是太容易丧气了,动不动就是“它已经领先我们二十步了”“我们根本不了解the machine”。但有句话Shaw非常赞同:

“在你中弹身亡的那一刻,the machine就会抛弃你,找人替换你,别让它的妄想把你的人生搭进去。”

这话从Root的上帝之父嘴里说出来深深地刺痛了她,Shaw看到她脸上前所未有的难以置信和沉痛,但Root仍然试图说服Finch。

“她爱我们,她教会我珍惜生命,但战争需要牺牲。”

Shaw狠狠地拉了一下枪栓,“咔嗒”一声终止了他们的谈话。

“够了,有我在这不需要牺牲,你们要是谈完了,我该出去对付Samaritan的特工了,那个金发bitch估计快到了。”

“等一下Shaw,你不能去。”

“别开玩笑了Root。”

“我是认真的。你的隐藏身份来之不易,Samaritan现在不知道我们这边有吸血鬼,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优势。”

“Ms Groves说得对。”

Shaw看了看忽然赞同起Root的Finch,说:“那你们两位谁打算去外面对付那个脑袋中了两枪也死不掉的吸血鬼?”

Finch尴尬地瘪了瘪嘴,避开了Shaw的视线。

这时Root脑袋微微偏向右边,眼睛顿时有了光彩。

“我听见你了。”

Shaw也听见了Root右耳里讨厌的机械杂音,而且这位终于愿意露面的上帝立刻就带来了坏消息:

“他们来了。”

 

Shaw走在酒店外的马路上,每走一步,强烈的后悔情绪就升腾一分,让走路这个普通的行为变得困难无比。她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一件蠢事,但每当Root直视自己时,她的请求就变得难以拒绝,甚至是一些不合理的、荒诞的请求,比如之前她装成“维罗妮卡”的时候,比如刚刚。

“Shaw,我需要你想个办法把号码藏起来。”

“那Samaritan的特工怎么办?”

“我来接手。”

Root从她的手袋里掏出双枪,得意的在Shaw面前晃了晃。

“别开玩笑了,这个根本对付不了吸血鬼。”

“我并不需要对付她,只需要把她从号码身边引开。”

“别跟我咬文嚼字,那就是对付。我跟那个bitch还有帐要算。”

Root抓住Shaw的手腕,说:“今天不行,现在她有samaritan的帮助,我们不能和她正面对抗。”

Shaw想甩开Root的手,她反而抓得更紧。

“你的身份暴露对我们都很危险。相信我,我会保护大家,‘她’会保护大家的。”

Root的“相信我”有着奇妙的魔力,不然Shaw觉得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同意让Root去面对敌方的吸血鬼。Shaw的心里在呐喊“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这是Root的选择,是Shaw的选择,Shaw决定去相信这次选择。

Shaw和前来帮忙Reese打晕了从酒店跑出来的号码,伪装成抢劫,再把他运到盲区,这边的工作就暂时完成了。Shaw立刻奔回酒店查看战况,结果Root不见了,Finch也消失了,两人都无法联系上,地铁站里空无一人。Shaw回到自己的住处,在烦躁和不安中度过了整晚。

第二天Shaw伪装潜入号码工作的地方做一些收尾工作。Finch也来了,和平时一样,看起来悲天悯人的样子。当Shaw问Root的消息时,他没有看Shaw,这对喜欢和人讲道理的Finch来说有点异常。

“战争需要牺牲。”

这么说完后就匆匆离开了。

Shaw呆住了。Finch不愿正面回答问题意味着他有一个坏消息,而且Shaw最不想听的那个。对于早已失去一切的Shaw来说,这个世界本来无所畏惧,但她现在真切体会到仿佛溺水般的恐惧。自己那失去已久的呼吸、心跳重新被赋予,又再度被掠夺,整个人慢慢被拖入黑暗的世界。我原本已经属于黑暗,还有更黑暗的世界吗?现在有了,那是没有Root的世界。

“嗨,sweetie。”

突然的联络让处于惊惧中的Shaw打了个激灵。

“Root?你还好吧?”

“有点惨,不过整体还算不错。抱歉现在才联系你,我稍稍昏迷了一会儿……”

Shaw打断了Root的话,她有更重要的事要说。就在刚刚,Root作为一个Shaw曾经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答。Shaw难以定义自己与Root的关系,但有一点非常明确,Root对自己已经是如此重要,重要到不能承受失去她。

“Root,你要是再敢独自一人去面对吸血鬼什么的,我一定亲手废了你。”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传来了Root佯装平静的声音。

“再也不会了,Sameen。”

————

电梯:1 3

 

评论(3)
热度(25)
©Laisy | Powered by LOFTER